北斗星魁_夜迎風

夜迎风使用说明书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霹雳双秀走南北,不拆不逆
魔情天雷
画渣不怎么约稿毕竟丑,推荐去找神仙们约稿
雷点低,好好斟酌措辞再评论or勾搭
感谢粉丝不杀之恩

善恶,非一人之词。彼岸,非一念之间
「你可以叫我大智慧。或者缺舟一帆渡。」
千年质疑,万般苦果,众生难脱苦海,世人永不得悟
「是因沉沦苦海而求渡,非为求渡入苦海。」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说服我,否则,你们都会死在这。」

#缺舟一帆渡# 
摄影/后期/后勤:听笛子忘了
偶主:我

记一个脑洞,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想起来填坑
但是真的觉得这首《病变》很合适他们两个

爆好看!!!!吹爆太太!!!!

阳光博主十四狼:

 @北斗星魁_夜迎風 点的缺舟,久等了_(:3」∠❀)_

【豪药】雨

豪药

       梅雨时节的时候,不管身处何地,总是会听到窗外的雨下的哗哗啦啦响,即使是在一个不知名的村落一家不太有名的小酒馆里,也丝毫不妨碍避世的人听江湖说书时伴着那走到哪里都躲不开的雨声
        “……随后黑白郎君前去天允山与天下第一豪大战三百回合,打的那是天崩地裂,乱石飞溅……”

       “他说的那个黑白郎君,我好像见过,我还记得,他的笑声很吵。”
       岳灵休喝着杯子里不太合胃口的茶,皱了皱眉总是觉得不对口只好又把杯子放下,又拿起筷子伸到桌边上的那盘红烧肉里挑了最大块夹回碗里,一边吃着一边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开口。
       “小鸩,你再不吃,菜都凉了。”
       闻言才回神的鸩罂粟拿起筷子扫了眼桌上的菜又把筷子放下,总归是没什么食欲的勉强吃了口饭,又给岳灵休夹了菜放碗里,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不甘一般问出口,语气也尽量压的平淡无奇“我吃的差不多了,你也吃点菜,别老是吃肉。你说……你还记得黑白郎君,那其他人你还有印象吗?”
       “其他人?我身边只有你啊,哪来的什么其他人。”
       看着人不情不愿的吃了自己给他夹的菜,这个回答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鸩罂粟垂眼象征性的扒了两口饭,却又听见岳灵休开口
       “我还记得,也是这样的一个雨天,你在喝酒,你自言自语的那两个名字,我还记得。”
       “那个白的和粉的两个人,遥星和旻月,你说他们是夫妻,感情特别好,是很好的人。”
       窗外的雨一直下个不停,岳灵休看着屋檐上的雨砸在窗沿,脑海里突然有了一闪而过的东西,只是还未弄清楚便消失不见,没有头绪也不好追究,索性想了想也往鸩罂粟的碗里夹了菜才继续说
       “我感觉得到,他们对你对我都很好,只是现在我的身边只有你。”
       “小鸩,你是想请他们来家里做客吗?”
       鸩罂粟听着他的话更是心中一阵苦涩,只是苦涩中掺杂着山泉一般的平淡甘甜,慢慢中和了那愈加浓郁的苦
       “不是,我只是……想考考你的记忆力而已。”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这样考也不考些有难度的问题。”
       “那你想回答什么样的题?”
       “小鸩,你怎么不问我记不记得你的生辰或者问我最近都学了点什么帮了哪些人。”
       “……你好好吃饭,等下回家帮我把药草收拾收拾。”
       听到又要收拾那些乱七八糟的草,岳灵休就有些沮丧,低头把碗里饭和菜都吃完才喊了小二来收钱
       “小鸩,我想喝酒。”
       “不行,你才多大就喝酒?”
       付了饭钱又偷偷塞给了小二酒钱,小二很上道的转身跑去拿酒。倒是岳灵休看着鸩罂粟的脸,总算是抓到了他眼里那种看不出具体心情的苦。只是那么一瞬间,刚刚看着雨滴时的感受又再次涌现,岳灵休几乎算得上是无意识的上前握住鸩罂粟的手,熟悉也毫无感知的记忆,像是强加进来的故事,却又显得无比自然,只是下意识的开口将这些记忆里的话重复,心口便不受控制的泛起怒意和心疼
       “为什么你们这群学医的都是这样自以为是?”
       “岳灵休?”
       当年绝命司一战前的画面与现在面前的人重叠,要不是身处酒馆而不是幽冥君和娇姐排位前面,鸩罂粟差一点觉得是时光倒流,不真实,也难以置信
       “我知道我之前肯定发生过什么,我不会问你那些你不想我知道的事,但我想知道你的想法你的感受。小鸩,我想知道你怎么想的,你一直忍着,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就算我不懂,你说你这幅样子摆出来有谁看不出来你有心事?”
       “岳灵休,你……”
       “人客官你的酒。”
       鸩罂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起来什么,还是单纯的没有理由的像孩子一样突然开始生气,只是开口要说的话被跑来送酒的小二打断,那根绷紧的弦将断未断,像有一口气卡在气管里,上不去,也下不来。

       岳灵休拿了酒灌了一口,先是呛了一下,看了一眼被打断话的鸩罂粟,冲着那小二点了点头就离开向着家的方向走,只是那酒现下便是和喝水一样没什么区别,来时的伞岳灵休留给了鸩罂粟,只是一前一后的走着,一个在气头上,一个又没练过武,等到家了两人衣服也都被淋的差不多了
       喝空的酒壶被放在桌上,上面滴滴答答的流下淋在上面的雨水,鸩罂粟收了伞,张了张口,到嘴边的话也变了方向
       “你把衣服换了吧,湿衣服穿着会受寒。”
       岳灵休只是坐在桌边静静的看着站在门边的鸩罂粟,想着他们来到这个所在,平平淡淡的没有四五年也有六七年,而这些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鸩罂粟不太爱说话也不怎么会表达,所以更别说哄孩子,短短几年将自己的心性从三四岁磨到了十几二十的少年心性。如果说平常人家,这大概就是教育使人早熟,但放在岳灵休身上,就只是从幼稚变成了轻狂。
       自己记忆中的不正常也能大概猜出定是有什么原因才让自己显得这般不寻常,但鸩罂粟不说,他也无从得知个中缘由
       脑中的记忆没了,但身体的记忆绝对不会欺骗自己,岳灵休感觉得到,鸩罂粟所忍受的大概不仅仅是自己失忆这种事情,所以他很生气,只因为比对任何一个人都在乎鸩罂粟的存在
       “不是所有的事情知道了就是好的。”
       鸩罂粟难得看岳灵休安静一次,不管是在那一战之前,还是那一战之后,他的安静反而会让自己没来由的心慌
       “过去的事情,说出来也不会改变什么。”
       “所以你就一直忍着?忍到你看我的时候就像是看着另一个人,忍到你每一次听到我说一些话都让你心惊胆战的问一些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
       “岳灵休,你听我说……”
       “小鸩,你知道我很在乎你吗?”
       “……”
       “你知道我每次看到你那副满脸心事的样子我有多想打人吗?”
       “我……对不住,我没控制好自己。”
       “鸩罂粟,你知道你有病吗?我是想不起来你说的那些事,但是这不妨碍我岳灵休的生活,不认识的人我可以重新认识,不会做的事我会重新熟悉。你总说我有病,如果我是脑,那你就是心。”
       “……”
       意识到自己没来由的气愤和心绪不稳,岳灵休起身深呼吸,再背对着鸩罂粟把湿了的衣服脱下扔到脏衣篮里,平复了心情才走上前将人一把拉住搂进怀里
        “对不起。错的人不是你,我只是生气那些人害你变成这样,本来就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惹到岳灵休身边的人。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我怎么都拉不到你的手,我第一次见你哭,却没办法嘲笑你,也没办法帮你擦眼泪。小鸩,我是不是还不够强,没有办法保护你……”
        鸩罂粟听到他的话,就又想起几年前的他,明明是成人的身体,却像孩子一样的拽着他的手,说要练成绝世高手,说要保护自己
       “好好过平平淡淡的生活就够了,你这武学根基,再说不够强的话,我看让遥星他们知道了就等着被笑一年吧。”
        伸手轻轻的回抱住面前的人,鸩罂粟想着如果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这样放下了也挺好,他还在,人还好好的,还认识自己,其他的事可以慢慢学慢慢做,就这样还有什么不好的。
       “小鸩……”
       “做什么?”
       “我喜欢你。”
       “……你该吃药了。”

小鸩,我想吃肉
好,我们回家吃

————————

上班时候的摸鱼
想起新剧的结局,岳灵休回来就好,一定,一定会回到以前那个神经大条的豪哥的
小鸩这样相信着,大家也这样相信着

二十分钟瞎jerb画
镇魂真好看
龙哥真好看
好看

就之前流行的那个托下巴的梗如果放到豪药身上

小鸩内心os:一靠近就一股酒味,肯定趁我不在又喝酒了,一个病患怎么一点自觉都没有,还好意思做大侠
于是就伸出手等他把酒交出来

豪哥:?????
内心os:小鸩也要玩这个梗吗?可是放下巴上去实在是太掉形象了,要不我意思一下吧,不然不玩的话会不会太伤小鸩的心了?

然后豪哥就认真的思考完把手搭到了小鸩的手上,并用自己认为很小但是小鸩也听得到的音量叫了句“汪”

小鸩:……💢
豪哥:小鸩你是不是不舒服,怎么脸色不太好?
小鸩:你把手给我干什么!?
豪哥:不是你要玩这个梗的吗?
小鸩:玩什么梗!你是不是喝酒了!酒交出来!伤好之前不可以喝酒!

场贩之后还剩下好多好多

每个角色都有立牌和钥匙扣
大小有一元硬币做对比

通贩啦!

走淘宝连接或者私戳我zfb转账
懒得开新页面了,找不到页面就去拍一元拍吧
拍之前最好先问问有没有货哦
店铺名称:来自无水汪洋的观星阁
立牌35/个
钥匙扣15/个
魔赤小料10/本
吞袭小料15/本
随机送无料和明信片(天草x如月影无料/红翎,凛雪鸦,砚右明信片)
都不包邮,售完为止

送给一个大可爱的掌心速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