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拒拆不逆,吞袭心头好

家有桃子精8

可能因为是肉所以糊了,不过应该能分清写的什么【你够了】

【吞袭】家有桃子精7

       想着袭灭天来进了浴室洗澡,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没出来,吞佛倒是去敲了敲门,听内中没什么反应就直接推门而入,见靠在浴池边睡过去了的人,只得叹口气将之抱起,盖了块浴巾就回了房间。
       好在之前有简单理了理,重新换了床被褥和床单才不至于让人躺的太难受。吞佛刚将人抱到床上,就见他悠悠转醒,道了句“臂力不错”后抬腿就把自己踹到一旁“明早起来,我要见你把新课的前几个单元预习完,你懂我意思吧?”
       “懂。”
       “嗯,去吧。”
       “……好好休息。”虽然并没有多困,但吞佛同学表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很困,很想睡觉,当然,是抱着某人闭眼进行呼吸运动的那种睡觉,不过显然没可能。
       于是吞佛童子就很郁闷的抱了个枕头去客厅做了厅长,预习这种事对于学霸来说只是无聊时打发时间的课余活动,所以对于袭灭天来这样霸占了自己卧室的行为,吞佛倒是开始思考袭灭真的搬来住之后如何分配床的问题。
       虽然这次欺师是他不对,但这纵容学生欺师的老师,心思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猜的透的了,当然他吞佛童子算不上一般人。

       就这样在厅长“专心学习”的环境下过了一个晚上,吞佛童子起床后就见到正在洗漱的袭灭天来,内心不得不佩服做老师的果然都有个早起的生物钟。
       “洗漱用具都备好了,我要是不来住岂不是白买了?”看着起床来洗漱的吞佛童子,袭灭天来扯了毛巾擦了擦脸便给他腾了位置出来,靠在门边看着站镜子前梳头的吞佛。
       “我从来不做无用功。”
       简单洗漱了一番后,吞佛拿了面包牛奶递给袭灭天来,两人一前一后的回了学校,一路上也没搭话,倒是进教室前袭灭说了句“你坐讲台。”后就自顾自的坐到了吞佛的位置上。
       “你们有问题问他和赦生,他们答不出来再问我。”
       “……”
       袭灭天来话刚落,班里绝大部分的人像看好戏一样的看了眼讲台上坐着的吞佛童子,像玉蟾宫这种脑洞大的更是不禁脑补了不少乱七八糟的画面,当然就算是心里有什么想法,也没人敢明显的表现出来,谁让这副班主任是出了名的有手段,不想在考前栽在他手里,还是安分些好。
       收了手里的练习册,吞佛抬眼看了看坐在自己座位上的袭灭天来,就见他单手撑头在翻看着什么,没被束起的头发顺着他肩头滑落,羽睫轻颤,目光顺着他面上刺青落至领口,微微露出的白皙肌肤上泛着淡淡红痕。忆起昨晚之事,吞佛童子才发现袭灭天来此时已经打起了瞌睡,想着他早上那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但说到底还是会累,袭灭天来……你的底线到底在哪里呢?

       就这样熬过了除去睡沙发做习题以外还算是平淡的几天,最后考的那场试,据知情人士透露,监考老师袭灭天来接了个电话便和其他老师换了个班提前离开了,而另一边考场的吞佛童子便是提前做完交卷离开。

       “有自信是好事,吞佛童子,别让我失望。”看着靠在办公室门口的人,袭灭天来瞥了眼便进办公室收拾了东西离开。
       “若这点把握都没有,我又怎么能做你的学生。”跟上他的脚步,吞佛袭灭两人倒是慢慢悠悠的走回了家,不,该说是走回了吞佛家。
       “哦?看来这场考试对你来说太简单了。”
       “简不简单,你我心知肚明。”

【吞袭】家有桃子精6

试发,图糊了的话就换到微博发【……】

【吞袭】家有桃子精5

5.为人师长,亲同父母

       看着吞佛一脸复杂的回了座位,坐在他后面的螣邪郎立马凑上前询问“心机吞哎,他和你说什么了?”
       “快期考了,收心吧。”
       “切,没意思。”

       备考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尽管袭灭很认真的对待每一个学生,但也渐渐的因为所谓老师的惯性而偏向乖巧的赦生童子和悟性甚高的吞佛童子。有时候甚至让螣邪郎和银鍠黥武这两位成绩也不差的学生认为自己可能是别的班派来的叛徒。
       “好了,还有不懂的就下课来问。”
       “老师,我们什么时候放假?”
       “……”收了手里试卷的袭灭天来抬眼看了看坐没坐相的螣邪郎,抬手摘了金丝边眼镜别在领口。
       “怎…怎么了吗?”
       “后天和大后天停课班内自由复习,再往后就是考试,考完试放假。”袭灭叹了口气道“虽然知道你们不会因为浮躁考砸,但我还是有必要提醒,静心。”
       “知道了知道了,所有老师们加起来都快说了八百遍了。”小声嘟囔着不满,看着袭灭天来走出教室,螣邪郎扭身看着自己的同桌兼弟弟“赦生你有不会的题吗?”
       “……”将手里的试卷摆在他面前,赦生又指了指两份卷子的分数
       “咳,这次是意外……”

       “暑假啊……还没想好去哪里玩,反正老爹又不在家。心机吞,你有想好去哪玩吗?”
吞佛叹了口气,瞥了螣邪郎一眼,拿着练习册起身“上课。”语毕便出了教室。
       “……无聊。”看着吞佛离开,螣邪郎和其他人相互望了望,耸了耸肩便换了话题。

       “门没锁,进来吧。”听到敲门声,袭灭天来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手里继续收拾着试卷资料。听到脚步声便抬眼看了看来人“吞佛童子?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来找我的会是黥武。”
       “我不行?”
袭灭天来瞥了他一眼便低头将桌子整理出一片空地“满分生还有题不会?”
       “你暑假有空吗?”将练习册放到一旁,吞佛童子一双暗金色的眼紧盯面前之人“学校放假,你难不成还住教师公寓,或者说你另有打算?”
       “出去租房住,怎么,你要上课?”一脸坦然的任他盯着,袭灭天来看了眼放在一旁下学期才用的上的练习册,翻了翻又合上。
       “太长时间的放松会让人变得散漫。”
       “哈,你倒是可以说成长篇大论,不过也无非是你自己闲不下来。”袭灭抽了张卷子放吞佛面前道“做完给我,这学期的东西要是没掌握完全就不用再提上课的事了。”
瞥了眼面前的卷子,见袭灭示意便拉过旁边的椅子坐在桌旁,拿了笔随意的写了几句在试卷的最后附加题上。
       “若只有如此,袭灭天来,我是否该说你不擅长接受邀请?”
看了眼试卷上的答案,字迹清晰,条理明确,逻辑合理又言简意赅,不得不说仅限至于此题的话,这个答案是绝对的满分优秀卷,袭灭天来拿着手里的红笔在上面潇洒的写了个阅字之后,一手撑头看着坐在一旁的吞佛“或者说,是你不擅长邀请别人。”
       “过程与结果,我知道孰轻孰重。”
       “醉翁之意不在酒,吞佛童子,你会是醉翁吗?”
       “我不喝酒。”
       “哈,放学等我。”

       虽说已经是临近考试,但对优等生们来说到底是和平时没两样,正所谓平常心稳发挥,可能也就只有班里少数人会因为一些小问题才发挥失常了。就比如说班花玉蟾宫这样沉迷美色的学生,大概会因为妆没画好心情郁闷而发挥失常吧。哦你问我她为什么是班花?因为这个班只有她一个女生啊,班花不给她难道给袭灭天来吗?开玩笑,我会被打死的。
       好了,言归正传。就这样在老师也省心,学生也静心的优等生班级里,一节长达两个半小时的自习课就嗖的一下过去了,只见玉蟾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宛若猎豹附体一般毫不单纯做作的扭着去了袭灭天来的办公室。去干嘛?暗恋老师的学生放学找老师,你觉得能干嘛?哦,对了,今天这是第三次了,可惜前两次她就是被一堆试题给怼回来了,这次嘛……
       吞佛童子收拾好了一堆复习资料,又挑挑捡捡的扔掉了一部分,这才慢慢悠悠的起身去了袭灭的办公室。
       说来也巧,不知是玉蟾宫的疏忽还是袭灭天来本意如此,吞佛到他办公室的时候门是开着的,就见玉蟾宫坐在铺满试卷的桌子上盯着袭灭手里的试卷问这问那,而袭灭天来倒也是好兴致的在解答,如果排除他背对着玉蟾宫的坐姿和皱起来的眉头,也算说得上是个美景。
       “呀,煞风景的来了。”玉蟾宫回头看了眼吞佛,自桌上下来接过袭灭手里的试卷时还不忘去摸一把袭灭那骨节分明的手。
       “我倒是不介意你们两个换个地方继续。”见袭灭天来不着痕迹的躲开玉蟾宫的手,吞佛倒也失了兴趣的从他两人身上转开了视线。
       “切,你们学霸真是无聊。”翻了个白眼给吞佛,玉蟾宫拿着试卷就离开了办公室,临走前还不忘给袭灭天来抛个媚眼。
       “……”如果说平时看向吞佛时是淡漠的态度,那袭灭天来现在的眼神可以说是感激与欣喜交加,欣慰与解脱共存。
       “要吃点什么吗?”像是明白这老师刚才经历过一场多大的浩劫,吞佛童子一脸我理解你的表情等他收拾好东西一起出了校门。
       “去喝两杯吧。”

咸鱼好久好久了
就想……试图复健……

对的,没错,是我又在强行#吞袭#
不想做作业摸个鱼,祝大家儿童节快乐……
【吞吞在我摸鱼的时候永远长得歪七扭八……】
最后,把前两天的图也一起扔上来好了…… ​​​

动图放进来不知道动不动……
吞:有个变来变去的师尊,我也很无奈
宵:这……就是佛魔一念吗?
袭灭:好好学习

画完了才发现忘记画吞吞骚气的耳饰和头上的珠子

对,最近很火的那个姿势……
截图的时候这个歌词太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