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夜迎风使用说明书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霹雳双秀走南北,不拆不逆
魔情天雷
画渣不怎么约稿毕竟丑,推荐去找神仙们约稿
雷点低,好好斟酌措辞再评论or勾搭
感谢粉丝不杀之恩

是约的单色长发茶壶
于是放了电脑模模糊糊的截图

【空雁】合唱

忘记解释关于称呼的了

因为设定是下戏,所以他们的称呼都是来自“成名作”,所以粉丝们也会以角色称号来称呼演员

雁王,策君,盟主,帝尊。

这样……解释似乎更合理一点。


配合鬼途op食用味道更佳


【空雁】合唱。

人物性格设定偏向原剧,背景却是下戏掺杂au

主空雁,结尾带一两句杏默杏

梗来自鬼途op英雄志


        戮世摩罗看了眼远处忙活着和其他主持一起串台本的俏如来就不得不在休息区连连吐槽,每年的年会总也搞得像是要拼尽全力证明这些舞台红人可以出道一样,花里胡哨的灯光效果,以及让人眼前一亮却是十分碍事的另类风格的装扮。但是,听说粉丝喜欢这些惊喜,小空也懒得去自己微博上说的太过,只不过偶尔吐槽一下自己的想法,再将问题扔给造型师就算结束了今天的不满


       穿着一身嘻哈风格的衣服,只是凭借自己与众不同的发色和斜斜靠在椅子上撑头的动作,戮世摩罗就足够去做个有着叛逆中二标签的不良少年了。当然,他被强行送去日本留学回来之后也的确和好学生搭不上什么边,尤其是表现在现在看着面前的人从更衣室里出来时,一双金瞳就像一匹刚睡醒准备去觅食的狼,但再开口时又恢复了平时那一脸轻佻的神态


        “哦~嫂子穿这一身倒是很合适嘛,我看要是大哥等会忙完了也会来夸赞你几句,就是有一点嘛美中不足,你还不够骚气,所谓骚气啊,就是除了你这个特色的红色眼线就是该涂个指甲油,而台下和电视机前的粉丝们就好这口。来来来,颜色我都给你选好咯。”

        上官鸿信本来就对当下节目组的安排有不少意见,强忍着没冲无辜的工作人员放出那种能杀人的气场,刚换完要上台的衣服,一从试衣间走出来就看到自己最不想要面对的另一个话痨等在这里,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给他

        “收起你那没必要的试探吧,以后省去废话直说目的会让你显得没那么聒噪。”

        又是这种让粉丝们最着迷的气音,低沉音线总也压抑着自己本性的那种神秘感,小空见人没打算要理自己的转身要离开,暗自啧了一声索性直接起身上前去一手撑在他身侧试衣间外门的镜子上,再对上面前之人相同又不太一样的金瞳,仍是看似随意的晃了晃手里的指甲油

        “我辛辛苦苦选的呢,你这样对待一个人气爆红的人也真是薄情,赏个脸吗?好歹我算是你绯闻里的小叔?”

        “如果俏如来有那种能耐,这绯闻就不只是绯闻了。”

        面前的人虽是吵的让人头疼,但说什么也算是当前状况的合作对象,尽管两人擅长的领域是完全不相干的东西,可上官鸿信没必要在这种节骨眼上和节目组过不去,索性冷冷瞥了一眼看着就很不靠谱的绿毛小子,绕过了他拦路的地方坐上了他刚才坐过的椅子。雁王习惯性的搭上了二郎腿,而再开口,便是换了口中称呼,简单也不失为一个趣味的炸弹

        “你真的很吵,小空。”

        “那我看,你现在的表现就是真的很欠收拾咯,我亲爱的上官先生。”


         四个小时前。


        “……所以帝尊啊,事情就是这样啦,实在是派西抱歉非常抱歉,我真正是分身乏术才来找你来讨论这件事的,如果没办法的话我就再去和节目负责人那边讲一声了,但救魔一命胜过七级浮屠捏,帝尊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下啊?”

        “啊,你这样让我也很是为难呢,你说我来帮忙倒也没什么问题,只是这首歌也不可能一个人唱完你说是不是?我总要找个合唱搭档,谁来帮我?你的那只机关鸟吗?”

        电话里仍是策君听起来和玩笑一样的语气,但同为一个习惯的人,戮世摩罗知道这种事开不得玩笑,索性应下之后看向了穿的依旧一身白的俏如来,也恰巧听见电话里公子开明提起了他,于是只好挂了电话去找他那个白到反光的大哥。

        “我已经和俏如来讲过让他帮忙找人咯,他认识的人比我多,一定肯定绝对帮得上你的,你就安心啦,那就讲好咯,我和阿飘去帮胜弦主,再见再会拜拜啦~”

        “哉咯哉咯,回来记得请我吃饭。”

        俏如来在休息室正准备给史艳文打个电话说今年能赶回家吃饭的事,掏出手机时就听见了脚步声,回头看见是戮世摩罗的时候才有些讶异的收起了手机起身。

        “仗义?怎么了?我刚好要给爸打电话,你今年过年也回家过年吧。”

        “哦~原来你一见我就是和他一样张口闭口就是要劝我回家,不觉得你们这样很烦吗?好咯讲正事了,公子开明听说鬼飄伶忙的抽不开身就直接跑去帮忙,所以你给我找个合作对象就可以继续忙了。”

        听他完全避开回家的事,俏如来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好正色回了两句

        “嗯,这个事策君和我说过了,但是现在大家都抽不开身,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雁王合作试试看,介意的话我再想办法安排其他人。”

        “嗯?”

        小空对于俏如来提到的人是雁王到是有些意外,但也仅仅是有些意外而已

        “怎么了?不合适吗?”

        “哈,没有不合适,好的很,那就他了,你把他手机号发我吧。你继续忙不用管我,再会咯。”


        距离开场还有一小时。


        “你将口舌功夫用在正事上,或许还有能和我打一次的机会。”

        “我可算是知道你的粉丝到底喜欢你哪一点了。”

        转过身看着明明翘着二郎腿看着却也姿势优雅的人,小空倒也没在意对方语气里的不和善,上前毫不见外的拽了另一把椅子坐到他面前拉过他的一只手开始把玩。

        “你很呛哦,至少是个辣味的,我反正还蛮喜欢的。”

        “哈。”

        上官鸿信其实懒得理他,索性轻笑一声闭目养神随他去了,只是自己的手在对方手里握着总不是什么让人觉得舒服的事

        “……玩够了吗?”

        “没有哦~”

        手里握着的手修长也骨节分明,戮世摩罗到底是将准备好的黑红色指甲油给他仔仔细细的涂好了才松开手

        “和我合唱,光要服装造型统一风格可是不够,品味也要一样,这样才会更合拍不是吗?”

        抬手看着被人涂了指甲油的指甲,上官鸿信又瞥了一眼对方手上那黑色的指甲油,沉默片刻直到手上的指甲油干了才将搭着的腿放下,一倾身贴近对方耳旁,只呼吸可闻的距离,惯于用来给人压迫的话术辅助

        “希望上台之后,你我能真正合作愉快。”

        早就听说过雁王那让人倍添压力的说话方式,如今自己真的面临时,倒也没有想象里那么让人棘手。戮世摩罗听着耳边低沉嗓音,随即就是偏过头去在人退开前就轻吻了他侧脸一下

        “多谢款待,我一定,好·好·配·合。”

        “……”

        完全没料到对方会有这个举动,只是一个失神的功夫,他就已经起身去做准备工作了,上官鸿信这下再不想让俏如来如愿也只能把话憋肚子里然后乖乖去挑战自己完全不擅长的领域


       所有喧闹随着猛然暗下来的灯光一同消失于无形,对于这场年会来说,开场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事,所以当音乐逐渐响起的时候,前奏搭配着昏暗神秘的舞台效果恰到好处的将所有人的心揪了起来

        “寒山,流水,惊声,阳春曲天外奔泻。孤鸿,过客,留影,醉眼看落叶飞花。游侠,策马,入林,挥剑斩乱世妖邪。少年,载酒,扬歌,英雄志纵横天下。”

        入耳音色被音响设备扩大,那带着一点冷漠的低沉气音一响起,即使开头曲调并没那般令人亢奋,但这一段rap再配上爆出火花的舞台效果映衬出台上之人的背影,已经足够让人心痒难耐


        前奏已落,灯光大亮,伴舞踩着节拍将人拥在中间一同起舞,中间人转身时的醒目打扮只需一瞬便吸引了观众目光,是热舞欢歌的主场。只闻歌声再起,又是升起高台将歌声同曲调表现淋漓尽致,随即倒是随音乐走下高台与先前之人一同劲舞,场面的确热闹得很


        “风云变,燎原战火连天,杀气震山巅,血河漫烽烟,群雄争鸣,虎啸龙腾云灭涛生,逍遥长歌,任浪翻潮涌。”

        戮世摩罗踏着舞步将身侧的上官鸿信让到身前给人足够空间发挥,只偏头瞥一眼便看到人鬓侧落汗,心下有数,倒也没离他太远


        “……载酒扬歌鸿鹄志,惩恶除奸春风时,唯吾独笑,策马林间,壮阔沙扬孤立下,谁话天地谁称雄。”

        “喔噢~潮汐争涌刀剑争锋,看星辰变幻莫测终沉暮,看不清的是非与对错,看不尽的成败与兴亡,看不破风云起落的定数,看不透你争我夺的荒唐。”

        眼见对方唱完一段向后晃着退了一步,小空顺势上前在人后腰扶了一把上前一步跳个舞步把人当在后面才接上了歌词继续唱。

        好在整场配合默契算是圆满结束,最后pose摆完灭灯时,小空趁机揽住身边那人肩膀就下了台去休息室


        “唉,你说你,没这金刚钻揽这瓷器活干什么,喘成这样,我看你舞步跟得上啊,应该不是体力问题吧,你这肺活量实在是堪忧,要我帮你叫个救护车吗?”

        将手里当倒好的热水递给坐椅子上休息的人,戮世摩罗抱手靠在一边扫了眼对方耳朵上的耳饰更是吐槽个没完

        “不过要说是俏如来坑你过来帮这个忙,我倒是觉得我们有些共同语言了,至少……”

        “很吵。”

        喝了水缓过来,上官鸿信倒是一抬眼就瞥了眼靠在一边一直就没停过废话的人,心烦,甚至想点击静音键

        “……至少,我觉得我们要礼尚往来。”

        也没理会雁王瞥过来的一眼杀伤力是有多强,小空也学着人一步上前贴的及近,却也没什么正经话能给人压迫感

        “约吗?雁王。”

        单独来说,戮世摩罗这句话的确是明明白白的骚扰,但前因后果连起来,也无非就是换个地方商讨怎么坑俏如来而已,这种小孩子逞能的调戏手段,他上官鸿信倒是无所谓对方怎么说

        “我期待你的表现。”


        另一方面。


        默苍离刚把平板充满电拔了插头,一边刷着微博一边往客厅走,听见杏花开着电脑看修儒发来的年会直播,刚一开场就是熟悉的嗓音唱着和他画风完全不符的rap。很震惊,以及极其恨铁不成钢。

        “能蠢到被俏如来坑去唱rap,杏花,这种节目你也看的下去?”

        “苍离啊,小鸿好歹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学生,流量上支持一下不好吗?”

        “你去做饭吧。”

        见他一个抬手就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扣上了,杏花只好叹口气起身去做饭


        微博热搜:

帝尊雁王合唱开场曲。

        热度榜第一条:

帅气帝尊戮世摩罗V:

        好吃不过饺子,提前拜个年。合作愉快@演员上官鸿信V

        配图。与上官鸿信的自拍,背景是后台换衣室外间


复健成功!
这下可以坦然的接头像单了

依旧是色差杀人系列
感觉似乎有一年没有好好用板子画画了
想复健一下,然而失败了

是约的团子遥星
他好白啊……

是小冷的手绘小冷。
碰到可爱的单主约手绘,其实很想把原稿寄过去
等我回家之后,把图用扫描仪扫了之后再给一份好了

是第一单!
单主和小冷一样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