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拒拆不逆,吞袭心头好

脑洞来源是枯叶之蝶的念白
“如果我的眼没有被这场雪灼伤,我现在最想看到的……是你”
在冷cp上越走越远的我
就当是鳌鳞鳌练笔了

存个梗,有时间再画完它
鳌鳞
鳞王性转+生女
小丫头之前有画过就不一起放了

就……试验一下……契合度……
动作和服装参考图2.3

这孩子……名字好听,偶也不难看,怎么没几分钟就死了?
迎辰夜雨陌云桑,陌上云桑啊……
竟开始试笔刷…… ​​​

【吞袭】家有桃子精(完结√)

11.终·恶之一字,有始无终

       听了他的话,吞佛默默将放在冰箱里的食材拿出来放到了厨房,并好心的把该洗的蔬果洗了,和工具一起整齐的摆在案板上。
       袭灭天来拎着小凳子进了厨房,熟练的切菜煮汤,皱着的眉逐渐舒缓,也算是对吞佛很有眼力的打下手的表现很满意。
       找布擦了擦手,转身跳下小凳子的袭灭天来一路小跑的去了卫生间,稚气未脱的嗓音听上去更像是在玩过家家“三分钟后你记得关火。”
       “……”看着一路小跑去卫生间的人,吞佛也是难得的在嘴边浮起了些许笑意,回身从冰箱里拿了个桃,洗干净后趁着袭灭天来回来之前解决掉。吞佛算着时间将灶台的火关掉,厨房里满是蔬菜汤的香味,好奇的往锅里看了眼,内心感慨孤身一人离家工作竟是有这种手艺,但这不爱吃荤的习惯可不怎么讨喜。
       一溜烟跑去解决了人生三急之一的袭灭天来,想到今晚的煲汤是素食就心情好到不行,自觉脚步轻快实则差点蹦着走的回到厨房,轻车熟路的站上小板凳,拿着和他尺寸实在不合的大汤勺搅了搅锅里的汤,茄香浓郁的飘在四周,盛了小半勺回身看着身后的人,觉得还是给他尝尝比较好,毕竟也帮了不少忙。
       “尝尝看。”
       看着蹦蹦哒哒回来的人,吞佛难免嘴角一抽,悄悄收了情绪,看着递来的一勺汤,虽然内心很怀疑却也没拒绝的抿了一小口,虽说谈不上有多么难以下咽,但对于无肉不欢的吞佛童子来说,这番茄口味的蔬菜汤实在是不是很合口。
       “我倒是没想到老师你还会做饭。”瞥了眼锅里的汤色,之前倒是在西餐厅见过罗宋汤,与锅里倒也没什么差别,只是这面前的锅里少了牛肉……
       “哈,你会有这种想法,看来给你留的题还不够多,多留些思考的余地,省的一脸意料之外。”转回身将锅里的汤搅了搅,见差不多了,袭灭跳下小板凳就去拿了碗,盛好了汤端去了餐厅。想着冰箱里还有几个牛角包,袭灭就又去厨房拌了些蔬果沙拉,开了冰箱拿了牛角包坐回餐桌,有一下没一下的拿叉子插着盘子里的菜叶,把要走去客厅看电视的人叫住。
       “饿了吧,过来坐。”
       “……”
       停了脚步,吞佛只一瞬就想了多种即将发生可能与对策,垂眼掩了心思,转身到他对面坐下。
       “老师有事情吗?”
       “你说是一步莲华请你去听课时送的软桃好吃,还是神不知鬼不觉让一个存在物体消失的脆桃好吃?”
       “软桃多汁,脆桃鲜美,各有各的好,口感其实不相上下,所以也不会有更胜一筹的答案。”
       抬眼看着努力严肃的袭灭天来,孩童体型的他有着一张并不是特别圆的桃子脸,但相比以往那副模样,如今倒可以说是非常的可爱了。吞佛一如既往地将多种情绪收敛的毫无破绽,看着对方的眼神也是认真又仿佛很诚恳,而是否有效就另当别论。
       “相比之软桃,脆桃更易保存,也更易察觉新鲜与否。而且也更容易掩盖果实香甜气息,你认为呢?”袭灭天来低头一勺一勺的慢慢喝着汤,将口中番茄下咽,抬眼看着面前的人“说吧,桃核扔哪了?”
       “桃子我的确是拿了……”
       “然后呢?”
       “我看那桃子霉了,就直接和家里的垃圾一起拿出去扔了。”
       “……”扭头看了看客厅与厨房的垃圾桶,的确是换了新的垃圾袋,又见他回答的坦然,只得作罢“知道了。”
       “老师还有事吗?”看他眉头又皱了起来,吞佛也没想着坦白从宽,一个桃子而已,也没什么。
       “没事了,该干吗干吗去。”觉得自己为了个桃子就兴师问罪的,似乎有些过于孩子气了,摆了摆手低头吃沙拉,袭灭余光瞥见总是习惯一身白衣的人去了客厅,摇摇头忘掉偷吃桃的怀疑,简单吃了饭就去厨房把碗筷洗了。
       吞佛童子看着在厨房跑来跑去的身影,回过头看着微博一条热门转发,图倒是没什么心意,无非是类似美食博主拍的点心一类,但内容却是吸引了他的目光。

       题目是和女友在一起的奇妙冒险记,文章开头就写了出门后第二天醒过来发现女友变成小孩子,而结尾描写却是变回来前的一个吻。
       吞佛童子皱紧了眉头,翻看着下面的评论,无非是羡慕以及祝福,而转发中也有说到被喜欢的人喜欢着,可能就可以破除一切怪事了吧。心烦意乱的退出了微博,手机里是之前偷拍的一张袭灭天来打球时的侧脸,汗水让鬓边几缕滑落的碎发贴在脸上,将侧脸的弧度和脸上的刺青勾出难以让人亲近的气息,但至少在某些事情上,他可不像表面这般难以相处。

       总算把一堆乱七八糟的杂事做完后,袭灭天来便去冰箱里拿了个桃去洗着吃,走回客厅看着吞佛一脸心情复杂的盯着手机屏幕,犹豫好奇心的驱使,挪了脚步凑到他身边,也只见他手指一滑就回到了主界面。
       “有心事?”
       吞佛扭头看着鼓着腮帮嚼桃子的人,沉思着组织了一番措辞,才认真的开了口“如果我有办法让老师恢复,还望老师配合。”
       “嗯?”闻言将嘴里桃子咽下,看着吞佛放到一边的手机,袭灭挑眉轻笑“你还真当童话故事一样的破解方法有用吗?”
       “如果不试试,你又怎么知道他没效果?”
       “……”
       看着面前的人低头沉思,吞佛也不出声打扰,孩童的模样竟让眼睫显得格外密长,随着一他思绪微颤,许久后,才见他抬头与自己对视“那就试吧。”
       吞佛童子抱起看似仅有四五岁的孩童,即使内心极具抗拒也还是皱了眉低头吻上那还残留着桃香的嘴。

       “吞佛童子,我真没想到,原来你对孩童也下得了手。”恢复正常体型的袭灭天来,虽是跨坐在吞佛身上,但眼里却满是嘲讽。
       “如果知其法而不为,这才是真的有问题,那样一来,我是无所谓,但如果假期一过,老师那副模样又该如何呢?”没有理会他眼里的情绪,吞佛倒是顺了他手上只咬了一口的桃子吃了起来“看来老师现在心情不错,那我也该吃点东西了。”
       “哈。”

       此事过了好多天之后,吞佛才无意间看到那条微博博主的一个转发内容,博主说,本来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后来因为那个吻才知道相互喜欢着对方,后来才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而每每袭灭站在吞佛身后俯身给他讲题的时候,都会吐槽一句“看来你挺喜欢玩师生。”

                                        【全文完】

年纪轻轻的竟然对你师尊起这种心思
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嘘……夜还很长

【金光/木花拉郎】圆舞曲(续)

你听过荆棘与花的圆舞曲吗?『续』
【木魅x荻花题叶/拉郎,私设如山】

       对“竟有人能听懂木魅讲话”这种神奇的事,红翎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并怀疑是耳朵出了问题,要不是看这快要打起来的气氛不对,红翎还真的挺想找棵树就这么靠着看戏了。
       而对于这两位不速之客,荻花题叶本是想先出手以防不测,但又想到这两人能轻易破解结界,自然是对术法有所研究,冒然出手怕是会吃亏。
       “若先生只欲与花探讨花草叶木之礼,不如先生请朋友放下武器?”
       望向他身后红翎臂上弓弩,荻花题叶展扇掩面,自是将心中戒备又提高了几分
       “红翎……”
       偏头示意红翎将戒心收敛,木魅抬掌将手中落花化作鲜红玫瑰,微颔首以表歉意。
       “落花无意乱池水,途径先生领地,望先生见谅。”
       收了手中弓弩,见两人暂时打不起来,红翎倒也乐得自在。反观荻花题叶,看着木魅手里的玫瑰,又见其态度诚恳不似有假,只得和扇浅笑。
       “好说了。”

       似是同类人的默契又像是无形中的指引,话语不多的两人却是举手投足间明了对方之举何意。
       举杯轻抿着杯中清香花茶,木魅抬眼看着面前品食糕点之人,羽睫轻颤,眼角泪痣似墨画点睛之笔,精致而不艳俗。
       “叶生于花,花依于叶,于叶于花皆是甘之如饴,相生相附,是因为花的曼妙令叶沉醉。”
       咽下口中糕点,香甜于舌尖流转浸入言语之间,荻花题叶闻言也只是笑道“叶的守护也令花依赖。”
       虽不言相谈甚欢,却也欣喜于心,二人起身入花海,未说一字也了然于心。

       “木魅先生,花绽放只因懂花之人。”
       “而嗅出芳香暗藏的甜蜜才是茎叶该做之事。”
       扭头看着身边之人,木魅将手中玫瑰散做花雨引出四周花瓣纷飞,似蝶如燕围绕两人,许久后四散而去徒留芬芳。
       荻花题叶看着四散的花瓣,垂眼合扇轻扣掌心,末了似有深意的看着身边望向自己的人
       “花,因叶而芬芳。”
       “叶,因花而守护。”
       “哈,先生可要记住今日所言。”

【金光/木花拉郎】圆舞曲

你听过荆棘与花的圆舞曲吗?
【木魅x荻花题叶/拉郎,私设如山】

       起初得知那人的名字时,不知是出于本能还是其他因素,久未泛起波澜的眼底到底还是头一次表现出了对植物以外生命体的好奇,带着这份求知,道是寻主之途总算有了些意料外的惊喜。
       直到相处一段时日后,他才知道,只荻花题叶一名,便已足够令他入魔。这是他木魅的劫,逃不掉的。

       “夭寿哦,走了这么久,半点消息都没有,不是真没消息就是走错方向了。早知道不听你的了,我竟然会选择相信你的方向感,我绝对是还没睡醒。”
       耳边除了风的低语便是喋喋不休的红翎在表达着他的不满与嫌弃。不愿在此问题上纠缠,抬手轻抚路边树木,木魅闭目感受着自树干中传递脑海的讯息,寻主未果,却是有其他收获。
       睁眼凝眸望向远处“红翎,或许唯有新生的嫩芽才会品出空气中属于自由的芳香。”
       “……”被这句话说的有点懵的红翎,反应了一下才确定自己的确是没听懂这妖在说什么,翻了个白眼,决定还是自己领路的比较好。
      跟着红翎与树木呢喃行走的他两妖,兜兜转转的走到了一处结界附近,空气中不自然的灵力波动昭示着此处的特别,起手将掌心贴上那无色无形的结界之上,木魅周身灵能化作淡绿星点四散,附于结界之上,顷刻结界便已瓦解崩溃。
       面前景色骤然一变,荒野之上竟是一时繁花似锦,花叶纷飞,便见一人静立花海之间。多年后,木魅记起那一景初见,倒是颇为不好意思的对着他说,犹如昙花般转瞬即逝的惊艳,终究是任藤蔓侵染而纠缠不休。

       “封笔藏墨卷不开,啼笑梦初皆非哉。弑向迷曰斩邀曰,杀矣汝生一字哀。”清亮又不失沉稳的嗓音,随着风中花瓣的呢喃传来耳畔,但见那人执扇转身,眼波似水,雅人清致,眼侧一点泪痣导致整个人徒增不少风流韵味“不请自来的贵客,未曾备下茶水糕点,还望两位体谅花招待不周了。”
       “你叫花?”三字一问,木魅意外令人明了的话语,让一旁红翎在这一路上头一次对他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当红翎回想起当初的状况时,只道了一句难得。
       “非也,吾名荻花题叶,二位呢?”
       “木魅。”
       “红翎。”
      
      抬手接了飘落的花瓣,四周的清香顺着感知直透肺腑,伴着面前之人的容貌在心头流转久久不散。
       “无尽纷飞落花中的伤神,任深藏土壤的根茎奋力汲取养分,也无法改变花朵的悲歌。”
       “哦?木魅先生倒是对此景有独到的见解。”
       “泣血成诗的雨露融不进冬雪冰霜之中,荻花题叶,果实的口感会因花朵的页章而奏响蓓蕾的乐章。这花朵初放时的欣喜,你愿意一同体会吗?”
       “哈,蓓蕾初绽,木欣欣以向荣,花愿与先生一齐感受这份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