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夜迎风使用说明书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霹雳双秀走南北,不拆不逆
魔情天雷
画渣不怎么约稿毕竟丑,推荐去找神仙们约稿
雷点低,好好斟酌措辞再评论or勾搭
感谢粉丝不杀之恩

【金光/木花拉郎】圆舞曲

你听过荆棘与花的圆舞曲吗?
【木魅x荻花题叶/拉郎,私设如山】

       起初得知那人的名字时,不知是出于本能还是其他因素,久未泛起波澜的眼底到底还是头一次表现出了对植物以外生命体的好奇,带着这份求知,道是寻主之途总算有了些意料外的惊喜。
       直到相处一段时日后,他才知道,只荻花题叶一名,便已足够令他入魔。这是他木魅的劫,逃不掉的。

       “夭寿哦,走了这么久,半点消息都没有,不是真没消息就是走错方向了。早知道不听你的了,我竟然会选择相信你的方向感,我绝对是还没睡醒。”
       耳边除了风的低语便是喋喋不休的红翎在表达着他的不满与嫌弃。不愿在此问题上纠缠,抬手轻抚路边树木,木魅闭目感受着自树干中传递脑海的讯息,寻主未果,却是有其他收获。
       睁眼凝眸望向远处“红翎,或许唯有新生的嫩芽才会品出空气中属于自由的芳香。”
       “……”被这句话说的有点懵的红翎,反应了一下才确定自己的确是没听懂这妖在说什么,翻了个白眼,决定还是自己领路的比较好。
      跟着红翎与树木呢喃行走的他两妖,兜兜转转的走到了一处结界附近,空气中不自然的灵力波动昭示着此处的特别,起手将掌心贴上那无色无形的结界之上,木魅周身灵能化作淡绿星点四散,附于结界之上,顷刻结界便已瓦解崩溃。
       面前景色骤然一变,荒野之上竟是一时繁花似锦,花叶纷飞,便见一人静立花海之间。多年后,木魅记起那一景初见,倒是颇为不好意思的对着他说,犹如昙花般转瞬即逝的惊艳,终究是任藤蔓侵染而纠缠不休。

       “封笔藏墨卷不开,啼笑梦初皆非哉。弑向迷曰斩邀曰,杀矣汝生一字哀。”清亮又不失沉稳的嗓音,随着风中花瓣的呢喃传来耳畔,但见那人执扇转身,眼波似水,雅人清致,眼侧一点泪痣导致整个人徒增不少风流韵味“不请自来的贵客,未曾备下茶水糕点,还望两位体谅花招待不周了。”
       “你叫花?”三字一问,木魅意外令人明了的话语,让一旁红翎在这一路上头一次对他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当红翎回想起当初的状况时,只道了一句难得。
       “非也,吾名荻花题叶,二位呢?”
       “木魅。”
       “红翎。”
      
      抬手接了飘落的花瓣,四周的清香顺着感知直透肺腑,伴着面前之人的容貌在心头流转久久不散。
       “无尽纷飞落花中的伤神,任深藏土壤的根茎奋力汲取养分,也无法改变花朵的悲歌。”
       “哦?木魅先生倒是对此景有独到的见解。”
       “泣血成诗的雨露融不进冬雪冰霜之中,荻花题叶,果实的口感会因花朵的页章而奏响蓓蕾的乐章。这花朵初放时的欣喜,你愿意一同体会吗?”
       “哈,蓓蕾初绽,木欣欣以向荣,花愿与先生一齐感受这份欢愉。”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