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吞袭】家有桃子精(完结√)

11.终·恶之一字,有始无终

       听了他的话,吞佛默默将放在冰箱里的食材拿出来放到了厨房,并好心的把该洗的蔬果洗了,和工具一起整齐的摆在案板上。
       袭灭天来拎着小凳子进了厨房,熟练的切菜煮汤,皱着的眉逐渐舒缓,也算是对吞佛很有眼力的打下手的表现很满意。
       找布擦了擦手,转身跳下小凳子的袭灭天来一路小跑的去了卫生间,稚气未脱的嗓音听上去更像是在玩过家家“三分钟后你记得关火。”
       “……”看着一路小跑去卫生间的人,吞佛也是难得的在嘴边浮起了些许笑意,回身从冰箱里拿了个桃,洗干净后趁着袭灭天来回来之前解决掉。吞佛算着时间将灶台的火关掉,厨房里满是蔬菜汤的香味,好奇的往锅里看了眼,内心感慨孤身一人离家工作竟是有这种手艺,但这不爱吃荤的习惯可不怎么讨喜。
       一溜烟跑去解决了人生三急之一的袭灭天来,想到今晚的煲汤是素食就心情好到不行,自觉脚步轻快实则差点蹦着走的回到厨房,轻车熟路的站上小板凳,拿着和他尺寸实在不合的大汤勺搅了搅锅里的汤,茄香浓郁的飘在四周,盛了小半勺回身看着身后的人,觉得还是给他尝尝比较好,毕竟也帮了不少忙。
       “尝尝看。”
       看着蹦蹦哒哒回来的人,吞佛难免嘴角一抽,悄悄收了情绪,看着递来的一勺汤,虽然内心很怀疑却也没拒绝的抿了一小口,虽说谈不上有多么难以下咽,但对于无肉不欢的吞佛童子来说,这番茄口味的蔬菜汤实在是不是很合口。
       “我倒是没想到老师你还会做饭。”瞥了眼锅里的汤色,之前倒是在西餐厅见过罗宋汤,与锅里倒也没什么差别,只是这面前的锅里少了牛肉……
       “哈,你会有这种想法,看来给你留的题还不够多,多留些思考的余地,省的一脸意料之外。”转回身将锅里的汤搅了搅,见差不多了,袭灭跳下小板凳就去拿了碗,盛好了汤端去了餐厅。想着冰箱里还有几个牛角包,袭灭就又去厨房拌了些蔬果沙拉,开了冰箱拿了牛角包坐回餐桌,有一下没一下的拿叉子插着盘子里的菜叶,把要走去客厅看电视的人叫住。
       “饿了吧,过来坐。”
       “……”
       停了脚步,吞佛只一瞬就想了多种即将发生可能与对策,垂眼掩了心思,转身到他对面坐下。
       “老师有事情吗?”
       “你说是一步莲华请你去听课时送的软桃好吃,还是神不知鬼不觉让一个存在物体消失的脆桃好吃?”
       “软桃多汁,脆桃鲜美,各有各的好,口感其实不相上下,所以也不会有更胜一筹的答案。”
       抬眼看着努力严肃的袭灭天来,孩童体型的他有着一张并不是特别圆的桃子脸,但相比以往那副模样,如今倒可以说是非常的可爱了。吞佛一如既往地将多种情绪收敛的毫无破绽,看着对方的眼神也是认真又仿佛很诚恳,而是否有效就另当别论。
       “相比之软桃,脆桃更易保存,也更易察觉新鲜与否。而且也更容易掩盖果实香甜气息,你认为呢?”袭灭天来低头一勺一勺的慢慢喝着汤,将口中番茄下咽,抬眼看着面前的人“说吧,桃核扔哪了?”
       “桃子我的确是拿了……”
       “然后呢?”
       “我看那桃子霉了,就直接和家里的垃圾一起拿出去扔了。”
       “……”扭头看了看客厅与厨房的垃圾桶,的确是换了新的垃圾袋,又见他回答的坦然,只得作罢“知道了。”
       “老师还有事吗?”看他眉头又皱了起来,吞佛也没想着坦白从宽,一个桃子而已,也没什么。
       “没事了,该干吗干吗去。”觉得自己为了个桃子就兴师问罪的,似乎有些过于孩子气了,摆了摆手低头吃沙拉,袭灭余光瞥见总是习惯一身白衣的人去了客厅,摇摇头忘掉偷吃桃的怀疑,简单吃了饭就去厨房把碗筷洗了。
       吞佛童子看着在厨房跑来跑去的身影,回过头看着微博一条热门转发,图倒是没什么心意,无非是类似美食博主拍的点心一类,但内容却是吸引了他的目光。

       题目是和女友在一起的奇妙冒险记,文章开头就写了出门后第二天醒过来发现女友变成小孩子,而结尾描写却是变回来前的一个吻。
       吞佛童子皱紧了眉头,翻看着下面的评论,无非是羡慕以及祝福,而转发中也有说到被喜欢的人喜欢着,可能就可以破除一切怪事了吧。心烦意乱的退出了微博,手机里是之前偷拍的一张袭灭天来打球时的侧脸,汗水让鬓边几缕滑落的碎发贴在脸上,将侧脸的弧度和脸上的刺青勾出难以让人亲近的气息,但至少在某些事情上,他可不像表面这般难以相处。

       总算把一堆乱七八糟的杂事做完后,袭灭天来便去冰箱里拿了个桃去洗着吃,走回客厅看着吞佛一脸心情复杂的盯着手机屏幕,犹豫好奇心的驱使,挪了脚步凑到他身边,也只见他手指一滑就回到了主界面。
       “有心事?”
       吞佛扭头看着鼓着腮帮嚼桃子的人,沉思着组织了一番措辞,才认真的开了口“如果我有办法让老师恢复,还望老师配合。”
       “嗯?”闻言将嘴里桃子咽下,看着吞佛放到一边的手机,袭灭挑眉轻笑“你还真当童话故事一样的破解方法有用吗?”
       “如果不试试,你又怎么知道他没效果?”
       “……”
       看着面前的人低头沉思,吞佛也不出声打扰,孩童的模样竟让眼睫显得格外密长,随着一他思绪微颤,许久后,才见他抬头与自己对视“那就试吧。”
       吞佛童子抱起看似仅有四五岁的孩童,即使内心极具抗拒也还是皱了眉低头吻上那还残留着桃香的嘴。

       “吞佛童子,我真没想到,原来你对孩童也下得了手。”恢复正常体型的袭灭天来,虽是跨坐在吞佛身上,但眼里却满是嘲讽。
       “如果知其法而不为,这才是真的有问题,那样一来,我是无所谓,但如果假期一过,老师那副模样又该如何呢?”没有理会他眼里的情绪,吞佛倒是顺了他手上只咬了一口的桃子吃了起来“看来老师现在心情不错,那我也该吃点东西了。”
       “哈。”

       此事过了好多天之后,吞佛才无意间看到那条微博博主的一个转发内容,博主说,本来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后来因为那个吻才知道相互喜欢着对方,后来才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而每每袭灭站在吞佛身后俯身给他讲题的时候,都会吐槽一句“看来你挺喜欢玩师生。”

                                        【全文完】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