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拒拆不逆,吞袭心头好

【海鲜粥乱炖之鳞鳌】

#戏下私设
#海境那些事之吾弟的秘密
#北冥家当家的和家里大祖宗那些事

       “哎,算了算了,像你说的,他们有自己的想法,随他们去吧。”将手机还给他,北冥封宇有些头疼的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倒也不客气的拿了那瓶没开封的冰红茶喝了起来
       “既然你想通了,那我们就谈谈我们之间的事吧。”北冥皇渊吃着奥利奥,有一搭没一搭和身旁的人说着话,想起来时自员工们口中说的那些话,一时间心绪翻涌,语气也跟着有些颤抖。
       “如果是缺钱花了,我等会就给你转账,如果是饿了,你可以等我收拾一下就带你去吃饭,但如果还要再提公司继承权的问题,那你就别费这个时间和我叙旧了。”其实对于自己这个小弟,北冥封宇真的狠不下心来让他受半点委屈,如果不是因为当初财产继承的那件事闹得,估计两人现在还会像小时候一样亲密吧,只是经过那件事后,他就一直对他有些偏见与误会,导致现在两人几乎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面,一见面就吵架,然后不欢而散。他北冥封宇也不想,但涉及到公司,就不得不站在所有人身上考虑,如果让着小弟任性,这个家迟早要垮台。
       “哈,原来在大哥心里,我就是只记得钱只记得吃的和想要霸占财产的人啊……”北冥皇渊闻言只是低头苦笑一声,虽说本是自己对他怀恨在心,但如今看来两人之间的误会已经至此,形成隔阂,隔开本该属于两人的相知相忆。
       “皇渊…我不是这个意思……”听他语气不由的心中一阵愧疚,北冥封宇想着这些年他也没做过什么太过分的事,只是扭头看向他时,才发觉眼角一处几不可见的伤疤。
       “皇渊,你这是?”
       “不小心碰到的。”
       “还疼吗?”北冥封宇本来是抬手想去摸摸他那处伤痕,却被他偏头躲开就只好悻悻的收回了手“我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吃凤梨酥一类的小点心了……”
        “……”
       见他默默不语,北冥封宇继续说着,将袋子里的凤梨酥拆开一个放到嘴边咬了一口“你说,像这种点心,每一口咬开都是惊喜,里面的夹心就像过节时候收到的礼物。”口中夹心慢慢化开,满是凤梨的香和加了其他物什的甜腻,顺着喉一路甜进腹中。皱了眉将咬了一口的点心放下,他一贯不喜这类口味,实在是,太甜了……
       “我还记得,你喜欢收藏美酒,只是却不啃多饮一口,每一种酒都只尝三杯便再也不去碰,你说,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日子就不会去浪费一滴酒。你说,借酒消愁的人,都不会是什么栋梁之才。”
       “你现在和我说这些,是想告诉我什么?”北冥皇渊瞥了眼被咬了一口就放到一边的凤梨酥,本就因为一路上听闻的事而对这大哥有所动摇,现下又是听他回忆着自己儿时的喜好,多年积压的怨气逐渐瓦解溃散,却更是没来由的愤怒,气自己当初对一味的说辞不求甚解,气自己自以为是的不听劝解,更气这一切会在这么多年之后才被自己知晓。
       意料之中的淡漠语气,北冥封宇想着如果他肯给自己解释的机会,即使不被原谅,至少可以光明正大的为他保驾护航吧“皇渊,我如果当初不这么做,苦的就是集团上上下下的员工们,即便是要改制度,也不能一日朝夕就彻底改变,不论是无痕还是流君或者骄雄,他们如果继权,那你让其他阶级员工怎么过日子……”
       “就算你是为了所有人能过个好日子,那你有想过我吗?我不在你考虑的范围里了是吗?是,你是有钱有权有势,但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你以为我稀罕你那点破钱?”
       “对不起。”
       “我不要听对不起!我想…只想…要你好好做个哥哥……”
       将人拉到怀里轻拍,北冥封宇闻言心里更是愧疚,自从公司继承到他的手上,到现在,已经很多年没有以亲人的身份去皇渊家里看他了,就算平时交流也只是打个电话,出门一起吃个饭,然后又因为公司的事大吵一架后不欢而散。
       “皇渊…对不起,是我不好……”
       “没关系啊,来的路上我有听到员工们都有夸你这个老板做得好,所以,你就好好做你的老板吧,我不来打扰你就是了。”
       轻轻将人推开,北冥皇渊想了想,将他那块没吃完的凤梨酥拿起来吃掉,甜腻的果馅在口中化开,却没有儿时那般香甜,反而发着微微的苦涩“不喜欢吃就不要勉强自己吃,放久了就不好吃了,我走了,有事电话联系吧。”
       看他起身就要离开,北冥封宇还是决定试试看解开他心结“皇渊,留下来帮大哥打理公司如何?”
      “哈,你是在可怜我吗?”
      “皇渊,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又怎样,我留下来的话,你知道公司里那些固执的老员工会怎么说?我留下来,你心里好受了,我呢?就算不为我考虑,你至少该知道什么是正确做法吧?不说了,我还要去趟医院,北冥封宇,有缘再见吧。”
       看他离开,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什么挽留的话,北冥封宇想着也的确如此,因为争权的事,公司里对北冥皇渊多多少少都有些戒备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如果把他留下,难免又是一阵风波。身为亲兄弟却不能交好相见,身为大哥,却不能在他身边,这日子过得竟是比儿时还要憋屈。
       皇渊……对不起。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