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夜迎风使用说明书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金光豪药cb向,别给我安利奇奇怪怪的东西
霹雳双秀走南北,不拆不逆
魔情天雷
画渣不约稿,有意向去找神仙们约稿
雷点低,好好斟酌措辞再评论or勾搭
感谢粉丝不杀之恩

【金光】豪药cb损友向 取名

       本来就不是很想吃药的岳灵休,想着这点内伤慢慢养怎么也会痊愈,平日里再勤加锻炼,那点虚耗也就没什么大碍,所以在鸩罂粟开口让他吃药的时候,岳灵休是有那么一点不情愿的,不过既然都是为自己好,而他那个难劝的性子也了解的透彻,索性暗叹一口气把药吃下,又趁着他不在的时候溜走放松放松。

       鸩罂粟回来看伤患的时候,似是早有预料的看到了空荡荡的房间,了然的语气,转身就回了药房调出常备药物,以及一碗醒酒汤
       “果然,只要没人看着就溜出去,他到底清不清楚自己身上还有内伤。”
       虽是说着此番言语,到底还是无奈叹口气收拾着先前拿到手的亡命水解方,根据自己对那人的了解,也知道没喝酒喝到困去是绝对不会回来,索性放心的低头继续配着药。只是说也奇怪,明明挺聪明的人,怎么做事总是这般欠考虑,真不知道这天下第一豪是怎么来的

       听闻遥星远游归来,便是趁着鸩罂粟察觉之前就拎了两坛吊儿醉溜去寻人共饮,岳灵休也是一如往常喝到尽兴,又在酒醒之后回来的路上顺道解决了一些事情后才回了苗王宫领地
       当然,这所谓的顺道还是令鸩罂粟有些不悦的率先回了自己的房间,此举反而让岳灵休觉得有欠些考虑,只是不论如何,这明面上的事自己倒是没觉得哪里做错,于情于理,都没毛病,对,没毛病。

       “你不去陪你那小姨子,来这做什么?”
       “小鸩,若微是被阎王鬼途逼迫才不得脱身。先不说这个,我听好友说慕容老贼他儿子被他自阎王鬼途追杀下救出,所以,我们要找的绝命司还没死……”
       “嗯……”一声沉吟,鸩罂粟放下手里正在配比的药材,这才回身将一旁热好的汤药给他递过去“慕容烟雨要是知道他儿子与阎王鬼途曾有所勾结,怕是要气出病。”
       接过递来的药汤,本来很不情愿的岳灵休,在看到鸩罂粟那散发着我很不爽气息的表情就默默低头喝了碗里的药汁,不是预料中的苦涩,记忆里的味道让自己了然的心中泛出暖流。
       “小……咳,好友,你这么贴心,又这么有能力,有没有想过以后要是有孩子了,起个什么名字好?”脱口而出的称呼在看到对方神色时轻咳一声改掉,岳灵休想了想还是觉得换个话题更容易给他消消气。
       “若真要有孩子,我倒希望这孩子可以远离江湖纷争,一世无忧,毕竟这世道对年轻一辈来说,太危险了。”看面前之人乖乖喝了醒酒汤,鸩罂粟也算缓和了板着的脸,闻言略一思索才继续开口“无忧,是愿望,也是理想。”
       “鸩无忧啊,可是好友你不觉得取个‘鸩家大闺女’或者‘鸩家大小子’的名更好记吗?不过无忧之意,或许可以叫‘鸩家大喜宙’?”
       “好友,你要是觉得你给自家孩子起名叫大闺女大小子的嫂子会同意,我就没意见了。”鸩罂粟一听这人又想出什么“好”名字 ,就觉得叶欢慈也实在是伟大,再加上他那xx大xx的取名手法,这人生活方面的脑力也实在是不敢恭维
       “咳,既然这样说了,那我就借好友愿望也取个名好了,岳家的小辈,便叫岳安然吧。”
       “难得这次不大了。”
       “……岳家大安然?”
       “好友,喝药。”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