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夜迎风使用说明书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金光豪药cb向,别给我安利奇奇怪怪的东西
霹雳双秀走南北,不拆不逆
魔情天雷
画渣不约稿,有意向去找神仙们约稿
雷点低,好好斟酌措辞再评论or勾搭
感谢粉丝不杀之恩

【金光邪教异稣】合作

圈地自萌的杀鲲组
北冥异x八纮稣浥
戏下私设,近视+散光的八纮稣浥与视力极好的北冥异

————————

       自从北冥异知道八纮稣浥那次拍戏亲错人之后,在北冥皇渊约人出去吃饭前就先下手约了他出去逛街,美名其曰聊聊工作上的问题,虽然名义上自己是未来继承人,但自己实际上对北冥封宇手上的资产有其他打算,而这份打算里面也包括了北冥一家的命运,当然这也是约八纮稣浥出来的一个原因
       “所以呢?你的意思是想和我合作?你也应该知道我不喜欢和你们北冥家的人有牵连。”
       “自你应下我的邀约而推了小叔的安排我就有一线机会,何况你对多年前的事了解的比谁都清楚,我的身份你也知晓,北冥无痕的作为不被人所认可,但不论出于什么理由,至少北冥封宇的时代也该结束了。”
       “你有什么把握,或者说,你的目的若是达不到,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若是没有把握,我何必来寻你,或者,你可以趁着河蚌相争时再从中得利,不论如何,你都不会吃亏。而且…我此次约你出来不只是为了这件事。”
       “嗯?”
       八纮稣浥依旧是一身精致却不失稳重的紫色衣衫,坐在咖啡厅里甚是显眼,但清瘦身形与淡漠神情的视觉效果倒是令人不敢靠近,他垂眼指尖轻抚着茶杯,起初收到北冥异的邀请时,对他所言太虚未来倒是挺感兴趣,毕竟此人非是北冥封宇亲子,野心也早有耳闻,只是这样也并不影响自己对北冥一家的恨
       “梦虬孙和我说过你的事,所以此行我也是代梦虬孙来办。”
       北冥异饶有兴趣的撑头看着面前的人,他相信此人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所以对此更是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小叔口中的心上人。
       “梦虬孙托你来办想是不可能,北冥异,直说来意不会让你显得这么刻意。”
       感受到那人的目光,八纮稣浥虽是有些不爽但也没有表现在表面,只是低头喝了口茶才抬眼注视着面前人
       “我把他支开是因为想找机会与你独处,首先,我希望你能看清一个人之后再下定论,至少也该搞明白下次要亲的人到底是谁。”
       看着对方一双冷漠眼瞳,北冥异便是起身贴近在他耳旁低语,目光却时不时瞥向远处独坐的一名淡色发丝的少年。保镖吗…有意思。
       “北冥异。”
       “宗酋,我在。”
       “我希望你搞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该做什么。”
       “如你所愿。”
       退开几分距离,北冥异招呼服务生记账到自己卡上,又起身给人开了门等他一同离开,这才带着他去了某大厦医疗机构配美瞳
       “……”
       八纮稣浥习惯性用余光扫一眼身后,没发现昔苍白的身影,这才认真的微眯双眼看了看身边几乎小自己一轮的少年
       “你故意甩掉苍白,是有什么其他事吗?”
       “不是故意甩掉,只是这栋楼,没有通行证的人进不来,我也是机缘巧合拿到了一张体验卡,这才想起带你来。”
       礼貌性的冲人一笑,北冥异去前台做好登记后才领着人去了一间长厅,随意挑了挑才拿了一副美瞳递到八纮稣浥手里
       “这是?”
       “合作的诚意,送给宗酋的。”
       之后的事,无非便是八纮稣浥被人带着去测光然后和北冥异讨论一些所谓互利的事,而北冥异却是有些心猿意马。
       “北冥异,你的把握若是放在三脉之争上,我劝你还是趁早擦亮眼睛看清楚自己的境地。”
       “我倒觉得,看不清的人是你。”
       再贴近,北冥异看着八纮稣浥灰色眸子,依旧是淡然模样,更是起了兴趣,知道他是聪明人,就算自己出手对方没有把握的情况也不会反抗,所以便是取了包好的美瞳给人戴上。
       “……”
       猛然贴近让眼前的光线有些暗淡,八纮稣浥不明他举动,知晓反抗无意也任了他这般贴近,只是对方气息落在自己脸上还是有些不耐的皱了眉,眼前一凉,有些模糊的景象清醒不少,而自己身上的压力减轻,这才看向早就退开两步的北冥异。
       “将局势与敌手甚至不怀好意的合作对象看清,这样才会有决胜的可能不是吗?”
       “哈,那鳍鳞会宗酋便拭目以待了。”

————————end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