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總結以前發的小段子【南北】

  2014-10-18寫       月圆之夜,倦收天对月伤怀,想起自己与魄如霜的种种过往,桌上的食物都已凉透,却无心进食。一双略显冰凉的手从身后拥住了他,耳边响起温柔的耳语“有美食不管,望月抒怀,北大芳秀…这可不像你啊。”倦收天欲张口反驳,那人却在他耳边呢喃“她不在了,你还有吾原无乡”

2014-10-22寫          清晨,倦收天从房内走出便见到那月白色的忙碌身影。他走到桌前坐下,拿起出锅不久的饼吃了起来。“醒了?”“嗯”原无乡在他对面坐下,望着他出神。倦收天拿起另一张饼递给他道“想什么呢?”原无乡接过饼,将倦收天嘴角的芝麻拭去,望着他淡道“吾在想…吾为何舍不得你難過。”

2014-10-23寫         看到小芳將當家提起來質問的那段,不禁腦洞大開。。。芳“原无乡!那个女人是谁!你给吾个解释!”原“吾…“芳“吾不听吾不听吾不听……”就在这时,央大人走了过来“小两口吵什么,有事你们屋里说去,别光明正大的秀恩爱拉仇恨…”呆芳闻言别过脸去喃喃自语“谁和他是小两口了……”

2014-10-23寫          《爸爸去哪主题曲》之#霹雳##双秀#版…     一日,当家牵起呆芳的手向远处走去,呆芳不解“无乡,无乡,我们去哪里呀?有你在就天不怕地不怕…”当家笑道“笨蛋,笨蛋,我带你领证呀,一生陪你看日出…”

2014-10-25寫           原无乡给小芳做好营养早饭回到房间,看到刚睡醒的小芳坐在床上发呆,便坐到他身旁问道“怎么了?嗯?”芳抬眼看着当家温柔的脸道“原……吾…好像…有了,你…”当家一愣,笑道“笨蛋,别想太多,有吾呢。” 【兩種後續之一】当家一脸狐疑道“你确定?”“…嗯”当家见此,伸手掀开了被子,就见呆芳怀里抱着一袋子烧饼。当家一脸黑线“怪不得昨晚要求分床睡,原来竟然藏了这么多烧饼…”   芳内心‘他不按常理出牌啊…就这么被发现了…’   【兩種後續之二】 当家一手掀开被子,看见芳怀里的一袋子烧饼一脸黑线“这是?”芳“原味饼!”“………你爱吾还是爱烧饼?”“你”毕竟没你也就没烧饼…   【够!

2014-11-18寫          [九阳燎原!]想起当时的口误,小芳看了一眼同行的原无乡,脸红的犹如火烧。[怎么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当家看了一眼脚步加速的小芳,若有所思赶上去道[吾看你脸色不对,不知还能否与吾一行?]小芳应了,晚饭后冷不防被当家抱起,去了永恒之巅。[北大芳秀吃饱了,该轮到吾了吧?][唔…]

2014-11-19寫          【接上篇】「唔…」当家见小芳气息紊乱,随即放开了他。小芳一阵喘息「原…无乡……饭后剧烈运动不好」当家一笑「那就先消化消化嗯?」说着,便将手伸入小芳衣襟,不断抚摸着他,小芳身子一软,当家借势将人抱到床上,俯身而上在他耳边喃喃道「不急,我们慢慢来」

2014-12-10寫          一日,小芳望著當家久久不語,當家疑惑道“怎麼了?”“原無鄉,你變了”“哦?是什麼讓你這麼想?”小芳避開了當家深情的眼神“編劇給你的設定明明是“上善若水,處下不爭”,可。。。。”“可什麼?”小芳紅了臉“可每次在下面的都不是你。。。。”當家意味深長笑到“那你上來,自己動?”

2014-12-10寫          人氣排名的名單一下來,小芳就拿著歎息“唉,罷了罷了,如此成績也是不錯的”當家見此走來,淺笑道“你又何必在乎這成績”說完,伸手將小芳手裡的名單拿來撕碎“你若真這麼在乎這些名次,我的便是你的。但……”當家挑起某人的下巴與他對視“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2014-12-25寫          【注】根據道友的cos文案改編

“原无乡!!!”一声充斥着绝望与愤怒的呼喊打破了夜的宁静。

床上的人环顾四周,蜡烛还在缓缓燃烧着,是夜。

披散的雪发偶有几缕发着淡金色的光,倦收天拭去额间的冷汗披上了一件外袍下了床。

窗外的月在云中时隐时现,却是扰的窗边人心绪烦乱,更是不由自主的念出了挂心之人的名。“原…无乡”

一夜未眠,倦收天清晨便练起了剑,却仍是无法静下心来,无奈只好收起金锋,四处走走散散心。殊不知却是无意识的走向烟雨斜阳的方向。

“好友,你怎么在比?也好,我正要去寻你。”一袭月白出现在倦收天面前。

“原无乡?呃…好友既然有事,便随我到永旭之巅一叙吧。”语毕,倦收天便转身向前走去。

原无乡追上前去温柔的笑问倦收天“好友气色欠佳,昨晚可是没睡好?”

倦收天一愣,神色复杂的望著原无乡,而原无乡也在看着他,眼中尽是温柔。

倦收天避开他的视线望向天空,缓缓道“原无乡......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可怕的梦。”

“哦?能让北大芳秀感到可怕的梦,我可要洗耳恭听了。”嘴上这么说着,原无乡上前迈了一步,与倦收天并肩。

“我梦见…南北道派分裂,你我反目,老死...不相往来。”倦收天并没有说,其实,梦中的景象是你护我周全,替我拦下一剑,站在我前面。那一剑,贯穿胸膛。

原无乡没有答话,两人一路无言。回到永旭之巅后,原无乡突然牵住倦收天的手,对他说“你忘了吗?我们不是说好了,只要你我同心,任何难关......”

“皆迎刃而解。”倦收天的手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哈哈哈,这就对了。好友,我这里正好有一处难关,不知好友能否帮我解决?”原无乡见状松开了手,笑问。

“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做到的,定会尽全力帮忙。”

原无乡故作迟疑道“那,若是对方要收服名剑无名倦收天,你当如何?”

“哼!”倦收天拂袖转身“我既收天,谁敢收我!”

原无乡望着那语气中充满自信的人,眼中尽是笑意,他从身后搂住那人,在他耳边呢喃“银骠当家敢收,原无乡亦敢收。”

“你...唔唔唔”

“阿倦,这个忙,你可会帮?”

                         -EN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