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夜迎风使用说明书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霹雳双秀走南北,不拆不逆
魔情天雷
画渣不怎么约稿毕竟丑,推荐去找神仙们约稿
雷点低,好好斟酌措辞再评论or勾搭
感谢粉丝不杀之恩

【同鷨】同生華發,共賞鉛華。[一]初遇

        “鷨兒,我回來了。”紫色餘分清亮的嗓音傳進屋內,少女聞聲衝出了房間扑到那紫色身影的懷裡“大哥你可算是回來了!”

        “好了,正經點。來,這位是森獄四太子殿下。”“這位就是我的小妹,紫鷨,鷨兒。”紫色餘分將懷裡的某隻揪了出來,閃身讓到一邊給雙方坐著介紹。

        少女這才看見除了紫色餘分外,站在院中的另一人。她打量著他,而他卻只是看了她一眼便移開了視線。那人有著一頭火紅色的頭髮,由一兩條金色的金屬額飾隨意梳了一下,整齊的披散在身後。衣衫也是紅艷如火,唯有袖口和衣領衣襟處有白色絨毛做修飾,而祥雲暗紋則是烘托出了那人氣質上的高貴,也襯托出來他膚色的白皙。英挺的鼻,細長的眼,入鬢的眉。她不得不承認,這位太子生的很養眼。

        “鷨兒,快來見過太子。”紫色餘分見鷨兒遲遲沒反應,便提醒道。

        “哼,他說他是太子他就是太子了?我看呀,他倒是像一只猴子~”從來沒見過大哥對誰如此敬重,紫鷨用自己的方式表示不滿。

        “紫鷨!”“大哥你閉嘴聽我說完。”紫色餘分剛想勸說,卻被紫鷨堵了回去。“身為堂堂太子,身邊沒有侍從就算了……”紫鷨慢慢踱步到那人身邊,看了一眼紫色餘分身後的劍盒“竟然還讓我那如此敬重你的大哥給你背劍盒。你幹嘛不自己背?欺負我大哥算什麼本事”

        “你要是不想讓他背也可以。那就你來背。”那人的眼裡看不出什麼情緒,語氣也是淡淡的毫無波瀾。

        “好啊~”紫鷨眼中滑過一絲皎潔。“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但說無妨”那人一揮袖,示意紫鷨講下去。

        “這…太子啊,鷨兒她身體不好,背不了這麼重的劍盒的”

        “她既已答應,想來是有承擔後果的底氣”“是啊,大哥你就不用擔心我了。”那人有些意外的看相紫鷨。這可是和這丫頭見面之後第一次達成共識。

        “看我幹嘛,我可不是不講理的人。一人做事一人當,我會背劍盒,但你答應我的條件也不得反悔。”紫鷨走向劍盒又看向那人

        “我玄同從不做後悔之事。”

        原來他叫玄同。 紫鷨暗自記下了這個名字“明太子,你讓我背劍盒,那我的條件就是你背我。”

        “紫鷨!”紫色餘分再一次呵斥,玄同卻是一笑“無妨。”心道,這丫頭倒是有趣。

        紫鷨在紫色餘分的幫助下背上了劍盒,又走了兩步便把劍盒放下。“好了,劍盒我也背了,現在該你背我了。”

        玄同有些疑惑地看著紫鷨,紫鷨走到他身邊道“幹嘛?你讓我背劍盒又沒有說時間期限。現在該你背我了。”

        玄同心中有些無奈,到底還是小丫頭。便是蹲下了身將紫鷨背上,心中有些玩味,也想教訓一下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秉著這份心思,玄同施展輕功,用最快的速度向山林掠去。

        紫鷨只覺眼前景象入閃電一般向後退去,嚇得抱緊了玄同悶不做聲,玄同停在了一座山崖上,紫鷨卻不知何時昏了過去。玄同看了一眼昏睡在自己背後的少女,歎了口氣心想是不是做的有點過分了。無奈之下又急忙趕回了紫府。

        玄同將紫鷨交給了紫色餘分,自己便出身去尋菲菲想。

        待到紫鷨悠悠轉醒時,坐在床邊的是激動莫名的紫色餘分。“大哥?明太子呢?”

        “他給你找來了醫生之後,就一直在院子裡了。倒是你,不要總是拿自己的健康和四太子的信譽開玩笑。”

        紫鷨垂眼聽著紫色餘分的訓話,心裡卻在想  醫生是他找的,那肯定也是他送自己回來的。再看大哥對他的態度,想來是自己誤會他了。背劍盒的事,可能是大哥自願,而說不準 一直以來都是他在照顧大哥。看來他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壞。

        見紫色餘分還沒有停嘴之意,紫鷨回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下次不敢了。”

        紫色餘分見她破有誠意便停下了嘴。玄同見紫色餘分和紫鷨從屋裡出來,便從石凳上起身對紫鷨道“抱歉是我疏忽了。”

        紫鷨張了張嘴,道歉和感謝的話始終是說不出口,到頭來卻成了一句“看在你明太子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本小姐就大人不記小人過了~”紫鷨說完就有些後悔,可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是收不回來的。她也只好低頭不語。

        玄同倒是不怎麼在意,可紫色餘分但是有點哭笑不得。紫色餘分向紫鷨交代了幾句表明要離開。紫鷨偷偷看了一眼玄同的紅色身影,問紫色餘分“大哥,那你什麼時候回來看我?”

        “這嘛……一有空我就會回來陪你的”

        “那……明太子會一起回來看我嗎?”

        “四太子他……不一定會一起來。怎麼了?找他有事?”

        “誰…誰找他啊,我只是問問他會不會回來氣我,他不來我開心還來不及呢!”紫鷨掩蓋了眼中的失望,看向玄同,心中竟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他們二人走後,玄同對紫色餘分道“鷨兒倒是有趣。”

        紫色餘分道“有趣?是又任性又不讓人省心。”

        玄同望向天空喃喃自語“親情……在森獄是遙不可及的奢望。”

        紫府內,紫鷨也在望著天空,想著那頭如火一般的長髮,結實又令人心安的後背。她想,他一定會回來的吧?到時候…我又該說什麼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