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拒拆不逆,吞袭心头好

【同鷨】同生華發,共賞鉛華[二]相隨

        “鷨兒,你在嗎?”數月後的紫府再次迎來了那記憶中的一襲鮮紅身影。

        “大哥~呃…明…明太子?”一抹白色從屋中衝了出來,見到那一襲紅衣便生生停下了腳步。“咦?”紫鷨向那人身後看了看,又在院子里和紫府門口轉了轉,便向那人問到“明太子,你來了,那我大哥呢?”

        “鷨兒……我……”那人沒有直視紫鷨的雙眼,只是對視了一眼便匆匆移開視線。

        “哦?”紫鷨見他欲言又止,心中莫名的不安。為了壓抑這份異狀,便向那人調笑道“我說明太子啊,玄同太子啊,你不會是……瞞著我大哥偷偷來找我的吧?”

        玄同聞言一愣,眼中閃過意味不明的情緒。“鷨兒,我……你大哥他……唉,你隨我來吧。”玄同始終還是沒說出口,便帶著紫鷨來到了紫府外不遠處的一輛馬車旁。

        “這…”紫鷨見到馬車後一愣,便立馬跳上了馬車,玄同尾隨而上便見到紫鷨呆立在了一邊。“紫色餘分此行是因保我而死,我答應他會護妳周全。妳……”玄同想安慰她兩句,卻終是什麼都說不出口。“明太子……”紫鷨將榻上紫色餘分的手握在手心,她感受著那冰冷的溫度,望著紫色餘分那蒼白的面孔似是有些出神。“你知道嗎,大哥他口口聲聲說不會再放任我任性下去,可是每次我搖響鈴鐺……無論他在做什麼……就算是在天涯海角,他也會在第一時間趕回來。就算他知道我是在胡鬧,他還是會趕回來。哪怕是兇著教訓我,他也從來沒有打過我。”玄同靜靜地聽著女孩的描述,無悲無喜,語氣是輕飄飄的,仿佛一陣風就能將眼前的人吹走。

        “大哥他…從來…都是在我不知道的時候…悄悄地將我闖下的禍處理妥當…他…從來沒有和我說過…連一句再見也沒有說過。”少女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情感,淚水像泉水一樣盡數湧出,沾濕了一片衣襟,同樣也濕潤了榻上那人的眼角。

        紫鷨用衣袖抹去淚水,卻發現臉頰依舊濕潤。她起身向馬車外奔去,留給那車上的玄同一個漸行漸遠的背影。“鷨兒!”玄同見她越跑越遠,只得歎氣將馬車安頓好,再向遠處尋去。

        紫鷨感覺自己跑了很長時間,又好像沒有多久。但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 紫色餘分死了,他的大哥死了。那個愛她,寵她,放縱她的大哥死了。再也回不來了。

        她跑累了,找了一棵樹靠著坐了下來。不料此時竟下起了傾盆大雨。想著在以前,如果她在雨天還跑了這麼遠,總會有個人把自己找回去,嘴上說著自己的不是,卻會在回家後寒虛問暖。回憶伴著寒意像潮水般湧來,紫鷨將自己踡縮在一起。打在她身上的雨水忽然停了下來。她抬眼望去,只見玄同一襲紅衣,一把紙傘,靜靜地站在她的身旁,而他的衣衫已淋濕大半。“鷨兒…”

        又是這熟悉的稱呼,紫鷨起身撲到玄同的懷中,放聲大哭起來“嗚哇…啊…嗚…大哥啊!嗚…”

        玄同見此,只好環住她以表安慰。

        次日一早,紫鷨將紫色餘分的墓碑刻好,轉身便看到站在門外的玄同。“明太子,你要走了?”

        “我答應過紫色餘分要好好照顧你,可是江湖險惡…你是要跟我走,還是要留在這裡?”

        “哈,既然我大哥是為了保護你才離開的,那我身為他紫色餘分的妹妹,自然是要替他完成這項任務。像你這樣打傘還能將自己淋濕的人,叫我怎麼放心的下?還是有我跟著保護你的好。”紫鷨說完,不等玄同反應,便率先出了紫府。

        “……”玄同內心暗自歎了口氣,便轉身離開了紫府,走到了紫鷨前面。

        “明太子,我們接下來去哪?”

        “天堂森林。”

        数日後,二人來到了天堂森林,卻是走了兩個時辰仍無頭緒。

        “明太子,你難道不覺得這條路很眼熟嗎?”

        “我如果所料不錯,我們……應該是陷入五行陣了。”玄同觀察了四周片刻,最後無奈得出結論。

        “五行陣!?那怎麼辦?你可會破陣?”

        “不會。”玄同查看了一番,發現除了不遠處的涼亭以外,毫無頭緒。語畢便走向涼亭。

        “不會?那要怎麼辦,我們不會要困死在這裡了吧?”紫鷨跟上玄同的腳步走進了涼亭。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相聚,那便相敘”玄同在涼亭內坐了下來,目光註視著紫鷨道“目前沒辦法破陣,不如先在此休息,聊聊關於你……”

        “明太子?你怎麼了啊?”紫鷨見玄同臉色蒼白,不禁擔心道“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我沒事…”玄同強忍著體內的不適,冷汗早已淋濕了衣襟。“噗!”不料玄同竟是噴出一口血昏了過去。

        “明太子!唔…頭…好疼!”紫鷨想上前去扶玄同,沒想到自己竟然突然頭疼了起來,視線也漸漸模糊。後來竟也昏倒在地。

        百里之外的金縷瓊樓內,一人手持玲瓏心鏡淡淡一笑“啊呀呀,晴兒,今日天堂森林倒是有貴客來臨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