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同鷨】同生華發,共賞鉛華[三]涅槃

        “唔…這是?”紫鷨悠悠轉醒,映入眼簾的便是一處淡雅的房間。

        “你醒啦?”候在一旁的粉衣侍女見她要起身,便放下手中的熱茶水,連忙上前去扶。

        “多謝療傷與收留,我要去找明太子。”紫鷨拒絕了她的攙扶,搖搖晃晃的便要起身。卻忽聞一陣香風。

        “哈,你的明太子並無大礙。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養傷吧。”隨著一聲爽朗的笑聲,從門外走進一人。“是主人!”那侍女見此向紫鷨介紹。

        “紫鷨多謝…”

        “秋粼香染衣。晴兒。”香染衣向侍女使了個眼色,叫晴兒的侍女點了點頭便退下了。

        香染衣走向紫鷨,紫鷨打量著香染衣,暗金搭配著深褐色的衣衫,紅棕色的秀髮,言談舉止間的氣度。活脫脫就是一位俊俏的隱世公子。

        “你…你要幹什麼?”紫鷨見他越走越近,不禁緊張了起來。

        香染衣一愣,想了想現下自己喜好的穿著向來都是男裝,再加上性格的關係,被誤認做男性也是可以理解的。見紫鷨如此,便起了逗弄的心思。“幹什麼?你覺得我會幹什麼?”

        “你!呃…”紫鷨見他抓住自己的手,剛想呵斥,卻發現對方是為自己把脈,到嘴的話又咽了回去。

        香染衣將紫鷨的手放開,又到茶几邊為自己倒了杯茶邊喝邊道“你們紫家的姑娘是不是都天生體質不太好,還不能離開金縷衣太久?”

        “是啊,你是怎麼知道的?”

        “金縷衣本是我金晶靈一族的所有物,因某些機緣巧合便成為了你們紫家世代守護的聖物。也從某些方面改變了紫家女子的體質。而我嘛…是金晶靈一族的人必然知道這位事情。至於你那位情人嘛……”香染衣饒有興趣的看著紫鷨。

        “誰…誰和他是情人了!我…我們只是好朋友!他怎麼樣了?現在在哪?我要去看他。”紫鷨一聽有那人的消息,顯得稍微有點語無倫次。

        “我看你還是先養好傷吧,他的狀況可是有些不盡人意。到時候了別怪我沒提醒你。”香染衣自覺有些好笑,畢竟是孩子。提醒完後便起身離開。

        三日後,香染衣將紫鷨帶到了另一間房內“他體內真氣紊亂,內傷未愈又牽動舊傷復發。我已經幫他調理過了,能不能過這關要看他愈合的怎麼樣了。”香染衣交代了狀況便站到了一邊。紫鷨走到床邊,看著床上盤坐著的人輕喚“明太子…”

        “咳咳咳…咳…噗!”床上的人噴出一口鮮血,將本就鮮亮的紅衣染的更加艷麗。

        “明太子!這…這是怎麼一回事?”紫鷨看向一旁站立的香染衣,擔憂之意盡顯。

        “這嘛…”香染衣上前把脈,讓他在床上躺好才道“方才應是將淤血排出,內傷倒是好了七七八八,真氣功體也比之前好了很多,不需要太過擔心。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他遲遲不醒,卻不知是為何。若再有三天不醒,恐怕要另想他法了。”

        紫鷨忙問到“那…那可有什麼辦法讓他快點好起來?”

        香染衣看著她若有所思道“這…或許金晶靈之力可以將他喚醒,可是我並非完全擁有強大的金晶靈之力。或許…你可以救他。”

        “我?”

        “隨我來。”香染衣將紫鷨帶到了秋粼閣書房“你體內的變化想必你自己清楚,而這些事情,就要從金晶靈一族的密薪說起了………”

        “如此一來,想要救他你就要繼承金晶靈王之力。鳳凰涅槃,起死回生。但這樣的代價……你付得起麼?”

        “我……請你再給我一天考慮吧。”紫鷨有些失神,難道她與他只能成為這樣一個局面麼?

        夜如水,紫鷨悄悄走進那人所在的房間,輕手輕腳的走近他,坐在他的床邊,拉起他的手喃喃道“我原本想一直纏著你,總有一天你會將我放在心上。但現在……”她將頭靠在那人的胸口,淚水沾濕了那人的衣襟“我只希望你在參劍悟劍後的閒暇時光能夠想起我… 有時候它能為我變快一些… ”

        “你決定好了?”次日清晨,香染衣看見少女眼中的堅決,有些欣慰又有一些訝異。

        “我一定要救他,我們開始吧。”

        “……也好。”香染衣讓紫鷨盤坐在床上,用秘術將金晶靈之力源源不斷的傳入紫鷨體內。

        幾個時辰過後,受盡煎熬的紫鷨身上綻放出一道華光,一雙紫眼緩緩睜開。一襲藍衫映入眼簾。

        “恭喜妳已完全轉納了金解之能,承受住了古老晶靈之力。”香染衣見此恭賀道

        “嗯”紫鷨應聲點了點頭便向那人所在之處行去。

        “明太子…”紫鷨行至玄同床邊。

        “想要將他喚醒,需將晶靈之力凝聚,潛入他的腦海,將他的意識喚醒。”香染衣尾隨而至將方法告知紫鷨後便站到了一旁。

        紫鷨進入了一片黑暗,她集中註意力,慢慢的看到了那熟悉的紅衣正備受著煎熬。紫鷨見此心中焦急萬分,上前將玄同抱住。“明太子…這次就讓我來保護你。”

        “鷨兒!”就在紫鷨起身時,床上的玄同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紫鷨看著玄同,發現他還未醒,便將他的手放回了床上。

        “看他這樣,最晚明天就該醒了,妳不用擔心了”香染衣見此,向紫鷨解釋道。

        “如此…我便安心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