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拒拆不逆,吞袭心头好

相知『不知道是架空還是現代Orz』

    道真武道創意集團董事長和副董事長式洞機與央千澈將行政總監和創意總監原無鄉與倦收天叫到了辦公室。

    “最近你們兩個的『巧奪無極變』劍陣項目點擊量明顯下降,紅冕集團的銷售業績已經有超過我們的趨勢,我希望你們能想出一個對策。”式洞機語重心長道。

    “或許可以把『巧奪無極變』升級成2.0什麼的。”央千澈在旁提議。

    “這嘛…”原無鄉看向一旁的倦收天“我倒是沒什麼關係,最近不是特別忙,可以馬上著手這件事情。不知好友怎麼想,最近感冒可有好點?”

    “咳咳咳,並無大礙。既然董事都這麼說了,接下來就著手進行吧。”倦收天看了看央千澈滿臉期待的樣子,於是就放棄了回家看病的念頭。

    “哈,既然如此,那這件事就交給你們了,有什麼需要盡管提。花費直接找財務部報銷。”式洞機如釋重負,衝著二人朗聲笑道。

   

    煙雨斜陽的工作室裡只有敲打鍵盤的聲音,原無鄉將手中的那杯包治百病的板藍根輕輕放到一邊,自己則是現在倦收天身後替他核對文件內容。

    倦收天左手將離得不遠的杯子拿起,聞到味道皺了皺眉,剛想放下卻聽某人在身後道:“不喝藥的話,感冒是好不起來的,說不定還要去掛點滴。”倦收天一陣無奈,象征性的抿了兩口便放下了,原無鄉見他如此,卻也是不再說什麼了。

    “等一下,這裡是不是有點不妥?”原無鄉俯下身,用帶著手套的修長手指輕點屏幕。“我覺得這裡的『攻擊』方式是不是可以改成發散型的?”

    原無鄉身上有種淡淡的香,對於他突然這樣靠近,倦收天微微有些不適應。但是他身上的香卻是讓倦收天感冒中有些昏昏沉沉的大腦清醒了許多。“發散型?怎麼個發散方法?”

    原無鄉站起身想了想道:“以往的『巧奪無極變』重在一擊斃命。但時間久了,被敵方了解之後,他們只要躲過了這最關鍵的一擊,不但不會受傷,反而會把握機會對我們造成傷害。所以。”原無鄉看向陷入沉思的倦收天,沒有繼續往下說。

    就見倦收天突然站了起來,掀開落地窗就對著院子裡的落葉甩出一把牙籤,落葉頓時間變得千瘡百孔,緊接著原無鄉在葉子的反方向撒出一把沙粒,那片葉子便化成了粉末。 這一動作基本上是一氣呵成,兩人收手後相視一笑。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有些方面還是需要做一些改進。”倦收天坐回電腦前,看著原無鄉道。

    央千澈在窗外看到化成粉末的葉片,內心隱隱有些激動。“想來也就只有他們兩個才能有這樣的默契吧。”站在一邊的式洞機也道“不用明說卻也能在第一次新式合作時配合的這麼默契。看來南北兩大工作室的統一,能被他們這兩個人真正帶向輝煌。”二人心中感歎,卻也有些擔憂“都兩個月了,他們這樣日不休夜不眠的工作,只吃燒餅喝山泉真的沒問題麼?”二人如是想著。

    “唔…”倦收天默默打了個哈氣,轉身對坐在一邊看參考資料的原無鄉道:“改的差不多了,你過來看看還有沒有什麼不太好的地方要改。”

    原無鄉放下手中的書,摘下眼鏡走了過來。倦收天起身讓原無鄉坐下,想了想道:“你餓不餓?要不要我去拿點燒餅來?”原無鄉本想說不餓,但聽到倦收天的腹部發出抗議時,只能配合道:“剛巧我也有點餓了,你多拿 一塊過來吧。 ”倦收天聽他這麼說,內心鬆了口氣,轉身就向廚房走去。

    倦收天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一杯熱茶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原無鄉見他過來,隨手拿了一個小一點的燒餅道“去火的,不准拒絕。”

    倦收天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就著燒餅把有些甘澀的茶喝了下去。隨手翻了翻原無鄉放在一旁的資料,意識卻是昏昏沉沉的。

    原無鄉將文件內容稍微改動了一些,本想叫倦收天一起再試驗一下,轉身卻見到某人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嘴角還粘著一粒芝麻。

    他走過去幫倦收天將嘴角的芝麻拭去,見他的臉色有些好轉便知道是偷偷藏到燒餅和茶裡的感冒藥起作用了。

    原無鄉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見他沒什麼反應,就知道了他應該不會那麼容易被吵醒。放心的將倦收天抱起,將他抱回自己的床上之後,輕手輕腳的幫他脫掉鞋子和外衣,小心翼翼的幫他蓋好被子。原無鄉想了想,還是決定點上一註艾草香。

    等到走出自己的房間後原無鄉才想起來貌似自己沒地方睡了。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倦收天累了多少個日夜,自己又何嘗不是。可他是帶病堅持,自己又何必糾結這些小事。

    倦收天一覺醒來才發覺已經日上三竿,急忙穿好鞋到了工作室,只見原無鄉依舊是往日那副悠閒地樣子,一邊看書,一邊喝茶。

    見他如此,倦收天便知是任務已經完成,內心依然是鬆了口氣。

    原無鄉聽見有些急促的腳步聲停在前方,便知道是他又在擔心項目文件。抬眼見到倦收天隨意披散的頭發,原無鄉放下手中的書和茶杯,皺眉問到“感冒很舒服是不是?嗯?”

    “呃?”倦收天一愣,才發現今天頭不是那麼混沌,想來多半是感冒已經好了。

    “既然你這麼喜歡感冒,那燒餅我就不提供了,省的我被傳染。”原無鄉象征性的係上了釦子。

    倦收天想到沒有燒餅吃的日子是多麼痛苦,馬上回到屋內將自己的外套穿好。

    原無鄉想著倦收天其實也挺有意思的,以後可以用燒餅做威脅。

    倦收天將原無鄉改好的文件仔細看了一遍,雙眼放光的看向原無鄉。

    原無鄉會意的走到了院子裡指著一堆石塊和一旁的沙堆道:“早就准備好了,隨時可以開始實驗。”

    倦收天嘴角一揚,將沙礫納入掌中,對石塊發起了攻勢。

    “道武!”

    “玄極變!”

   

    【 作者阿魁有話要說!:雖然說自己是偏向南北,但是還是感覺雙秀那種不用言说的默契和情誼並不是用“愛”這種東西說的請的。感覺就好像伯牙子期,不用分清誰主誰負,要的是那份明了與相知。 】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