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拒拆不逆,吞袭心头好

偷跑一段,算是給你們長久等待的一點回報【魔赤】


     凝淵煩躁的關上筆記本電腦將之甩到一邊,隨即躺到了一旁赤睛的腿上。“恰睛……我們輸了。”

        赤睛看著被凝淵的頭擠到一邊的電腦屏幕,無盡的火焰充斥著畫面,只有一條系統提示格外顯眼。【系統提示:世界BOSS被击败,系統將自動下載仙山副本,如點機取消,將取消下載並自動生成普通玩家重新進入遊戲。】

        赤睛點機了確定后將電腦放到了一邊,淡淡道“嗯,我們輸了。你的水放的得很徹底。”

        凝淵抬起一隻手撫摸著赤睛的臉,順著鬢角一路下來把玩著那潔白如雪的髮絲,“恰睛,你說…是不是死了,會比活著更有意義?”

        被凝淵牽著的手明顯一僵,赤睛看向凝淵那雙暗紅色的雙瞳隨即便愣住了,往日他那充滿魅惑卻不失玩味的眼眸如今卻深如潭水仿佛陷進去就再也逃不出來。

       “你累了,好好睡一覺吧。”赤睛有意的避開了那雙眼,卻引來那人輕笑。

       “哈,是啊,我累了…”凝淵一拉赤睛衣領,使他不得不彎下腰靠近凝淵。皺了眉剛想做出詢問的赤睛還沒張口,只見凝淵微微一抬頭吻上了他的唇,而另一隻手按卻著赤睛有意反抗的雙手。凝淵用舌尖描摹著赤睛的唇型,時不時用尖尖的虎牙啃咬著,直到一股血腥味彌漫開來凝淵才松了抓著赤睛衣領的手。“晚安。”

        赤睛舔去嘴唇上的鮮血靜靜地看著躺在自己腿上的男子,心中已是五味摻雜。幾層何時,這個狂妄自大的家伙開始不斷的惹禍上身?幾層何時,最怕麻煩的他無數次在遊戲裡做出不同往日的尋死任務?而自己又是何時發現,此次戰役明明可以逃出生天捲土重來,卻還是不閃不避,隨著功力的作用與他一起墜入岩漿?那人…是不是累了,所以想尋找一個解脫?

        躺在他腿上的人呼吸漸漸平穩,眉目之間的防備也漸漸卸下,細看這人的容顏其實是柔和溫順的,並不像白天那般邪魅而又狷狂。想來自己從小到大都很少見到過他睡覺的樣子,每當自己起床去尋他,他總是剛好自床上坐起,一副很不爽的樣子看著自己。

        想起了兒時的事情,赤睛輕輕撫摸著凝淵的臉頰,又如蜻蜓點水一般在他的額上落下一吻。或許這是赤睛自認識凝淵以來的第一次主動表達自己的情感。你累了,我陪你。安心睡吧,我一直在。

        次日一早,赤睛醒來後發現自己是躺在被窩裡的,但前半夜一直坐在床邊被那人枕著腿直到現在還是酸的,更不可思議的是那人竟破天荒的起的比自己還要早,而且還在吃剛從微波爐里拿出來的烤麵包。

        “恰睛,你要是再不起床,你那偉大的哲理王子就要被餓死了……”某人一臉委屈的叼著麵包走進房間看著剛起床的赤睛。

        “………”


【溫馨小劇透就先到這裡好了,再透後面就快沒了,前面也不方便去翻本子,嘛…就先這樣好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