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拒拆不逆,吞袭心头好

【魔赤】莊周夢蝶 2

        凝淵一大早就被赤睛的手機鈴聲吵醒了,隨即便是赤睛平淡的語調,以及讓凝淵倍感心煩的咒董事的“問候”。

        “老爺這麼早,有什麼事麼!”

        “昨天你見到凝淵那小子沒有?”

        “少爺…在我家。”

        “哦,如此便好。要是讓我知道他又在哪裡鬼混,有他好看的!”

        “老爺多慮了。”

        “對了赤睛,今天中午公司裡的人聚餐晚上去唱歌,千萬別忘了。”

        “聚餐?”

        “那小子沒告訴你?”

        赤睛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賴在床上不起的某人道“沒…”

        “這小子……”咒董事話還沒說完,赤睛的手機就被不知何時起床了的凝淵奪走掛掉了。

        “今天的聚會不去也罷。”丟下這麼一句話,凝淵便將赤睛的手機遞到赤睛手上,轉身去了浴室。

        奪回手機主導權的赤睛先是向上司發了一條掛斷電話的致歉短信,然後翻開了備忘錄,發現開會時記載的瑣事里有一條“劍之初玉辭心情侶關係公開”的聚餐通知,想來凝淵的反常倒是在意料之外,卻合乎情理之間。

        見凝淵洗漱完畢,赤睛將熱好的早餐和牛奶放到桌上,便向出了門。凝淵見此倒是起了些想法。

        赤睛一如往常的步行到公司去上班。填報表,做數據統計,明明看似枯燥的東西,赤睛卻是日復一日重復著這些工作,不抱怨,亦不厭煩。

        像往常一樣到了下班時間收拾東西準備回家的赤睛,卻是在公司門口見到了身穿黑色襯衫坐在蘭博基尼敞篷跑車里的凝淵。

        “恰睛,隨我開向樂趣的源頭如何?”雖是疑問句,但因出自凝淵的口中,赤睛總覺得這是一句很直白的陳述句,翻譯過來就是“你,過來陪老子出去玩。”

        懶得理他的赤睛上了車,卻是沒有答話。而凝淵似乎也不是很在意赤睛是否會回答他。“恰睛,繃著一張臉實在是無聊的緊,我們去享樂一番豈不是更好?”“恰睛,你看,又有人為了那一點點的補償金而造成交通堵塞。人啊,總是貪婪又不知足,你說是不是?”“……”

        赤睛一路無言,任由凝淵發表著對所見所聞的感慨以及見解。

        “凝淵,你都不口渴麼?”見車子駛向九洲高級會所貴賓專區,赤睛忍不住問道。

        “哈,恰睛…你總是習慣在我說的正高興時出來掃興,這樣可是不太禮貌。”凝淵將車子停到了九洲高級會所的貴賓專享停車場,一臉無辜的看著副駕駛座上的赤睛。

        “但你的字典裡從來沒有出現過“禮貌”這個詞匯。”赤睛面容平靜的看向凝淵那雙眼。

        “唉…恰睛,誠實雖是美德,但有時善意的謊言會起到意料之外的效果。”

        “表情不到位。”赤睛看著眼前一臉玩味的人,內心不由的為咒董事感到心累。

        “哈,總會有進步的不是麼。”凝淵輕笑一聲便下了車,赤睛跟著下車後便問道“你不是說聚會不來了麼?怎麼,又改變心意了?”

        “之所以中午不來現在來,是為了表示我字典裡沒有的那一點點所謂的“禮貌”啊…”

        兩人相對無言,一路走到唱響區的最大包廂門口,就聽見咒董事嘹亮的一句“…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

        赤睛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面色有些陰沉的凝淵,隨即垂眼隨他推門而入。而包廂內迎接兩人的是眾人驚訝,疑惑甚至有些許意味不明的眼神。

        “抱歉在這麼重要的日子來遲,我凝淵倒是很過意不去,不如自罰三杯以謝罪?”凝淵雖是這麼說,面上卻是沉穩得很,絲毫不像是想謝罪的人。而赤睛卻是淡淡的向凝淵說了句“台詞10分。”

        一旁的凱旋侯,無衣師尹等幾人見到氣氛有些僵,立馬出來圓場道“既然如此,那可不要反悔。”“來來來,我給你倒三大杯,可別推脫。”“說喝酒喝才叫有誠意。”

        “哈,如此我就先幹為敬。”凝淵也不推脫,將倒好的三杯啤酒一飲而盡,又道“諸位玩好吃好,不用管我,請隨意。”語畢便將剛打開的啤酒拿到一旁去喝。

        似乎是因為凝淵的這句話,大家的心裡莫名的舒了口氣,氣氛也漸漸的熱鬧了起來。赤睛倒是想安靜的找個角落看戲,卻是被咒董事叫到了包廂外。

        “赤睛。”

        “老爺。”

        “看來將公司交給這小子發揚光大是沒可能了,還記得你小時候我教你的那些麼?”

        “記得。”

        “要是將來我不在了,不管是寒兒,還是凝淵小子繼承家業,請務必好好輔佐他們。”

        “是,老爺。”

        “行了,進去吧。”

        赤睛進入包廂後竟看到玉辭心竟然在一邊唱歌一邊壁咚劍之初,而其他人有歡呼叫好的,有低頭吃東西的,有拍照的,總之場面非常之混亂。而凝淵依舊坐在角落裡喝酒,這倒是引起了赤睛的興趣。

        “從酒精中尋找樂趣可不像是你能做出來的事。”赤睛將凝淵手邊的酒瓶拿走,坐到了他的旁邊。

        “恰睛,你難道沒看出來我是處事不爭的人麼?等他們唱累了,喝多了,隱藏在外邊之下的另一面將完全展現出來。而我,就是見證這一切的人啊…”

        “同樣是在喝酒,你又如何斷定你不會展現所謂的另一面?”

        “憑我俊美無雙的臉容啊…”

        “你可以更荒唐。”

        “我還會更荒唐。”

        “那你繼續吧。”

        “哈…”

        不知過了多久,咒董事讓赤睛去前台續時,而赤睛在包廂外打算去續時的時候,一隻手擋住了他的去路,更將他逼到墻邊沒了退路。他抬頭,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面前的男子,一身的酒氣讓他不得不皺了眉頭。“凝淵少爺,你喝多了。”“哈。”男子輕笑,將臉貼近在他耳邊呵氣道“恰睛…你覺得是我喝多了,還是你喝多了?”

        “少爺,你的心思啊,永遠在不務正業。”耳邊的熱氣讓赤睛莫名有些煩躁

        “每個人都有信念,而我的信念就是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他們的信念之上。”凝淵看向赤睛宛如黑夜一般的雙眼,左手中卻是在把玩著垂落在他胸前的雪白髮絲。

        “這有什麼樂趣?”

        “你知道什麼是樂趣嗯?”凝淵將手中的髮絲放下,挑起赤睛的下巴。而眼中卻是不見底的深邃。

        “不知道。”赤睛對凝淵的這個動作有些反感,依然是皺起眉頭。

        “哈…”凝淵一笑,一低頭附上了他的唇,用舌尖將他的唇形描繪了一番,又不知將什麼送進了他嘴裡便抽身向後退了三步。“恰睛…你說,這是不是一種樂趣?”

        “你!”回過神來的赤睛本想將凝淵抵到嘴裡的東西吐出,可偏偏入口即化讓赤睛不知如何是好。

        “我怎麼?你不是該去續時了麼?不然包廂裡的人可是要被趕出來了。”凝淵讓開路,攤著雙手一副無辜的樣子,仿佛剛才什麼也沒發生。

        “……”赤睛回瞪了一眼便向前台走去。回來時便看到咒董事和凝淵在包廂外談著什麼,但卻是忽感一陣暈眩又恢復如初。

        “…如此我就先回去了。”凝淵說完轉頭剛好看到回來的赤睛,便走過將車鑰匙扔給他道“走吧。”

        赤睛接住扔過來的車鑰匙,看向眉頭緊鎖的咒董事,見他點頭示意就轉身跟著凝淵走到了停車場。

        一路上兩人安靜的都沒說話,或許這對赤睛來說很正常,但對於凝淵話嘮來說就算是不正常了。赤睛剛想問點什麼,凝淵便道“抄小道回去。”

        赤睛雖是有些疑惑,卻還是照做。赤睛見凝淵一直看向路邊,然而深夜的馬路上連車都少的可憐,更何況是能引起那人興趣的事物。隨著好奇心的驅使,赤睛從倒車鏡中看到了眉頭緊鎖的凝淵。不明所以的將視線轉回到馬路上,卻又是一陣暈眩讓赤睛有些精神恍惚。幸虧拐過路口就要到達目的地,不然赤睛還真會擔心要出車禍。

        赤睛停好車,開了車門正要下車時,卻是腿一軟向前跌去。早就下車站在一邊的凝淵見赤睛如此,便立馬上前去扶。反觀赤睛則是撲到了凝淵懷裡,凝淵眼一瞇便問道“恰睛可是生病了?”

        本來赤睛有些昏沉的感覺因為凝淵身上自然染發的龍涎香的味道有些好轉,卻又因為凝淵口中的酒氣而更陷昏沉。

        “沒…沒有。”

        聽出懷裡人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聲,凝淵竟是覺出有些口乾,呼吸也略顯粗重。“呃,恰睛,用我扶你回去麼?”

        赤睛一把推開凝淵,身形有些踉蹌,等穩住身形後,便看向面前一身酒氣的凝淵道“你很閒?”

        “哎,你倒是無情。”凝淵倒是自顧自的回家去,身後有些凌亂的腳步聲顯示出主人的狀態並不是很好。

        赤睛縱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為什麼下腹會無故升起一團邪火,現下自是希望早些到凝淵家沖個冷水澡將身上的燥熱除掉。

        等二人進了家門後,赤睛很不合时宜的又是一陣暈眩,察覺不對的凝淵轉身將人扶住,發現赤睛已經昏了過去。

        “唉,恰睛啊…你說你的抗藥性怎麼就這麼好呢?”凝淵將人橫抱起進了浴室。凝淵輕輕地將對方的衣物盡數除去,抱進了放好水的浴缸。赤睛悠悠轉醒,卻是被體內的邪火弄得燥熱不已,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似是壓抑著什麼。

        “恰睛,有的時候壓抑自己可是會少了很多樂趣呢。”凝淵見赤睛醒了,卻是閉著眼壓抑著什麼,便繞到他身後道“你…難道不想知道什麼是樂趣嗯?”

        赤睛缓缓将眼睛睁开,因为药力的作用而全身無力,只覺得身上有一股熱流從不該生出的地方窜出,四處亂撞。再遲鈍的反應都能想得出誰是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狠狠地瞪著蹲在浴缸边上凝淵,赤睛恨不得瞪死這個紫毛小子。而在凝淵看來,赤睛雙頰上顯出一片桃紅,瞪著他的雙眼含嗔蘊怒,白暂的皮膚因為內火的緣故泛著淡淡的粉色。下腹壓抑的邪火再次高漲,呼吸漸漸粗重,略顯沙啞的嗓音令有些魅惑之意“恰睛…你說你都成這樣了,要不要…我幫幫你?”

        “你…別碰我。”赤睛剛說完就被自己幾近撒嬌的語氣嚇到,而凝淵見此倒是起了興趣,“好啊,我不碰你。”說完就轉身離去,沒過多久就端了杯紅酒進來,“嗯?你怎麼出來了?”但見赤睛從浴缸中走出,有些踉蹌的跌到了凝淵懷裡。

        “你…離我遠點!”

        “唉,恰睛…我以為你會不勝藥力,誰知你精神層面竟然和物質層面不是一個級別。”凝淵右按住赤睛正在幫自己脫衣的手,左手則是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又將酒杯放在洗手台上。

        “放開!”赤睛想狠狠瞪著眼前的人,可惜蒙著一層水霧卻總也看不清。

        凝淵將赤睛抱起,不管懷裡人口頭上的反抗,快步走回房間,將他放到床上。

        不知凝淵從哪裡找來的兩條白色絲帶將赤睛的雙手綁到了床頭。“凝淵…放開我!”而赤睛從一開始撒嬌的語氣漸漸變成了現在的呢喃。

        凝淵自然是不管這些的,頭一低,便吻了上去,之前呢喃张开的口被凝淵渡了口紅酒進去,而多餘的酒便是順著嘴角流到了修長的脖子上,染紅了散落的白髮。

        這一吻便是打破了赤睛的最後防線,凝淵手指錮住對方的後腦,舌尖深深探入,靈活的撩撥著對方因藥性而微微顫抖的舌,勾引著與自己一起狂舞。

        嗤嗤的糜 水聲響起,口腔內被侵犯,而舌尖被激起的快感更是讓赤睛暈眩不已。

        凝淵早已不知何時已將身上的衣物除去,修長的手指撫摸著身下這副微微顫抖的軀體。雖然不如女人那般滑膩香軟,卻是另外一番說不出的感受,出奇的讓人無法抗拒。   

        隨著赤睛越發粗重而急促的喘息聲傳入耳中,饒是凝淵这般的花間高手也保持不了太多的理性。一開始從眉眼到臉頰的輕吻再到耳垂的舔祗,再到現下對頸部的啃咬,而靠近動脈的一處滲出了血絲,這痛感倒是讓赤睛蒸騰的欲 望滯了一滯,“你…混蛋…放開我…”

        本來好不容易恢復了清醒的赤睛立刻就被凝淵接下來的舉動嚇得倒吸一口氣!

        凝淵低頭將一邊的朱果含入口中,輕吮慢咬舔弄。

        “混蛋…你這…該死的…放開…嗯”

        “好啊,如你所願。”凝淵鬆了口,帶出的銀絲竟是徒增了淫 穢的氣息。

        赤睛緊緊盯著凝淵的雙眼,才發現這雙狹長的鳳眼包含的是一對與平時不同的,猶如深淵一般的瞳,讓人一時無法自拔,意識再次昏沉了起來。而凝淵手中卻偷偷摸索到了藏在床上的凡士林。

        就在此時,難以啟齒的地方一陣異感傳來,讓赤睛叫出聲來“啊!你唔…”

        赤睛剛想呵斥卻被凝淵用嘴堵了回去,儘管迅速被下一波的欲潮淹沒了頂,也知道再這樣下去要壞事,但他不但體力缺乏,雙手被綁,想要逃走卻是力不從心,更何況現在正被人緊緊禁錮在懷裡。

        “唔…”

        掙扎未果卻讓欲 火更盛,而探入體內的手指又多了兩根。

        “凝淵……你個…混蛋…啊…我…嗯啊…會讓…讓你…呼呼……不得…好死…啊…哈…滾…”

        凝淵幾乎是貼在赤睛身上的,皮膚上的摩擦加之上半身被舔弄,最後的一點體力也被抽走。下半身同樣敏感堅硬的部分來回摩擦著,同時伴隨著身後異樣的觸感 吞噬著赤睛僅存的一點清明。

        凝淵抽出手指,將剩餘的凡士林塗抹到赤睛大腿內側的龍鱗紋身上。而赤睛則是要被身下的癢意和快要傾瀉而出的欲 火逼瘋,感覺到那人的手將自己的敏感處圈住來回撩撥,那裡的溫度自然是越來越高,身子瞬間繃緊。

        “怎麼了?可是我將你伺候的不好嗯?”覺出身下人的變化,凝淵便有些惡趣味的將自身的怒龍在對方的穴口緩慢摩擦,似乎在等著什麼。

        “嗯啊…”眼前白光炸裂,讓赤睛情不自禁的低哼出聲,混亂的腦子此時一片空白,身子也瞬間軟了下來。

        凝淵趴在他身上,體內的火越燒越烈。胸膛劇烈起伏著,身下黏黏的滿是渾濁的欲 液, 觸手處的肌膚滿是汗水。那人發洩過後茫然的眼神自然是成功勾起了深藏在凝淵體內危險的獸。

        稍微側身將身下人的雙腿分開,猛然沉腰將快要爆炸的怒龍送入,頓時讓赤睛驚叫出聲“啊!”

        儘管已經開拓過,但畢竟不能將手指與男物相提並論。赤睛只覺得下半身像是要撕裂一般,疼的整個身子都在打顫。

        “你…嗯…啊…畜生…唔…”赤睛被自己幾近呻吟的語氣嚇到,便乾脆咬住嘴唇不讓聲音漏出。

        “哈…恰睛,今夜是我聽見你講話最多的一次。”見到身下的人一邊顫抖,一邊拼命想將他那廝趕出體外,便有些好笑的低頭親吻著那人鎖骨邊上的龍鱗紋身。

        被凝淵如此挑逗,赤睛不得不張開嘴大口喘息,儘管極力壓制,但還是帶出幾段字音“…呼呼…嗯…啊!”呼吸急促,一進一退一來一往中,身子在不知不覺間糾纏的更緊。凝淵觀察著身下人的變化,一雙含怒的眼漸漸被水霧覆蓋,雙頰上的桃紅更添一絲旖旎。一開始痛苦恥辱的表情漸漸變得恍惚,後來則是漸漸在情緒之中沉淪,意識也處在了混沌狀態,不復清醒。

        “恰睛…你是我的,永遠都是。”伴隨著凝淵沙啞的嗓音,赤睛竟是落下一滴淚,漸漸的開始迎合凝淵的動作。

        赤睛只覺出極痛過后便是又麻又癢,連帶著身子一起癢了起來,就好像有千萬只螞蟻在身上爬。高聳的慾 望被握在別人手裡,而自己卻容納著那人的堅挺,前後夾擊讓自己好似浪中的孤舟搖擺不定。

        凝淵似是找到了一處讓赤睛顫抖不已的敏感點,不斷的頂弄著那一點,弄得身下的人有些承受不住。

         “你…嗯…別…啊嗯…停下…”赤睛有些受不了的出聲阻止,但身上的人似乎沒打算放過他。

        “別停下?好…我不會停下的。”故意曲解赤睛的意思,放緩了動作卻只在那一點附近緩慢磨蹭而過,惹得身下的人躁動不已。

        “別…這樣…哈…你…嗯啊…”赤睛雙手被綁,看著一臉壞笑的凝淵頓時感覺不妙,內心一陣不安,只覺眼前的人和平時截然不同。

        “別這樣?看來…我的恰睛不喜歡溫柔的我呢,那…這樣可好?”語畢,凝淵腰一動,將分身盡數退出,之餘頂端抵在穴口。托著赤睛腰的手从腰间滑到臀瓣,然後手臂一用力,狠狠撞上那一點。

        “啊…嗯唔…”赤睛緊握的拳頭已然掐出了血,眼見身上的人不停的所求,處於混亂的大腦只想讓他停下來“…你……嗯…快…停下!”

        凝淵低頭吻著赤睛微微發燙的臉頰,肯咬著他的耳垂輕聲道“恰睛…叫我名字。”

        原本就有些魅惑的語氣現下帶上沙啞的嗓音,赤睛想都沒想,聽話的喚道“凝淵…”

        “嗯?恰睛怎麼了麼?”

        “凝淵…呼呼…快…唔…快……停下…”

        “恰睛是讓我快…還是停下嗯?”

        稍微恢復了一點點體力的赤睛抬起腿夾住凝淵的腰“別…凝淵…別鬧了…哈嗯…停下…”

        凝淵俯身一手撫摸著赤睛的臉,一手在赤睛身上遊走。居高臨下的看著赤睛。兩人披散開的秀髮糾纏到了一起,暗紫色與雪白色的髮絲因汗水而粘在兩人身上。

        “好,恰睛說什麼就是什麼。”凝淵一笑便停下了身下的動作,卻遲遲沒有抽身的意思。赤睛見他如此,身子一僵問道“你…想幹什麼?”

        “我想幹什麼?不是恰睛讓我停下來的麼。”凝淵一手攀上那人胸口的朱果摩挲擠壓,“怎麼?還需要我為你做些什麼嗯?”

        赤睛只覺好不容易降下來一點的體溫再次升高,隨著那人的挑撥呼吸再次急促起來,身後含著那人的地方更是奇癢無比,混亂的大腦只想擺脫現在這種感覺,卻又不知如何是好。

        “……”

        凝淵雖知赤睛現在的狀態想要什麼,卻還是裝作沒聽到“嗯?恰睛你說什麼?”

        “幫我…”

        “幫你?誰幫你?”凝淵漫不經心的撫摸著赤睛鎖骨邊上的龍鱗紋身。

        “凝淵…幫我…”赤睛的身子有些開始有些顫抖起來。

        “怎麼幫你?”

        “別停下…”

        “好啊…”凝淵低頭吻了下去,熟練的撬開牙關探入舌尖,身下也不停的頂弄起來。

        “唔…夠…夠了……凝淵…停下…嗯…停下…”

        不知過了多久,即便是赤睛極力壓制著不讓自己叫出聲,現在嗓音也是有些沙啞了。

        “唉,恰睛,做人是不能反悔的啊…”凝淵在赤睛耳邊道“你之前…不是說讓我別停下的麼?”

        “凝淵…不…嗯啊…快停下……哈…”

        “嗯啊…別……唔…”

        沒有再理會赤睛的言語,凝淵則是一味地在那人身上釋放著己身的欲 火。

        凝淵感到體溫恢復正常時,眼裡的深淵與渴望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低頭發現身下赤裸著一身紅痕的赤睛不知何時已經昏睡了過去。

        小心翼翼的將分身從那人私密處退出,凝淵有些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一段記憶湧入腦海。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的他昏昏沉沉的出了包廂去找赤睛,然後渡了顆藥進赤睛口中,再後來發生的事歷歷在目讓凝淵一時間有些錯愕,想不到自己竟然會酒後亂性。

        有些心疼的將綁著赤睛雙手的絲帶解開,小心翼翼的將之抱到浴室去做清洗,清洗完後又在脖子和手腕等被弄破的地方抹上了雲x白藥,替他換上了乾淨的睡衣,這才抱著他去了另一個房間的床上睡覺。

        赤睛恢復意識后,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一睜眼便見到蹲在床邊抓著他手腕給他上藥的凝淵

        “……”

        “醒了?”

        “你這是…”脫口而出的疑問伴隨著沙啞的嗓音讓赤睛自己嚇了一跳,剛想坐起來身上就一陣火辣辣的疼,四肢百骸又酸又疼,讓赤睛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一切。

        “如你所說,打臉了,酒後失德。”凝淵手上還在細心的上藥,引來赤睛的一記白眼。

        “……”赤睛默默地抽回自己的手,實在想不懂為什麼自己的抗藥性竟躲不過普通的一枚催情藥片。

        “……抱歉”凝淵起身看著赤睛波瀾不驚的臉,伸手將他扶起,又將枕頭放在他身後好讓他坐著舒服些。

        “送我回去。”赤睛恢復淡淡的語氣,看著凝淵的眼不知他在想什麼。

        “……好。”


————未完待續————


作者有話要說:

這是我寫文所用時間最長的一次,因為身為清水出身的直男,萌個cp已實屬不易,第一次寫燉肉,再加上這種肉文啥的不像BG那麼好寫,畢竟男性和女性身體構造本來就不同,再加上腸交要考慮的常識問題太多,畢竟那裡本來就不是用來【——】的。再加上只要是個正常男人誰都接受不了這一點,所以我和魔赤都需要花時間冷靜一下。【←_←你是想不出劇情還是怎樣?他們要冷靜,你去是幹嘛!?】嘛,總之歡迎提出建議,還有我三次元裡真的是有些急事,估計再更就要看心情了。。。【←_←】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