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拒拆不逆,吞袭心头好

【魔赤】莊周夢蝶 5(完)

        【魔王子:爱情,能使人痴迷,两个字,就包括了生物的求偶本能,占有欲望与自毁倾向。但是小妹,吾听说你爱的是一个女人。 】

        【寒烟翠:那又如何。真正的爱,是无分性别与身份。吾爱湘灵,吾明白自己的感情,就算她不能回报我的情感,只要能陪伴在她身边,那就足够了。】

        凝渊近来发现自己那血缘上的妹妹工作有些心不在焉,便找了几个支线任务將寒烟翠抢回了佛狱,只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探听来的消息让凝渊有些好笑,但寒烟翠的回答却是让凝渊潜意识想要认可。

        【魔王子:伟大啊。就算不被世俗接受,你也同樣爱她?】

        【寒烟翠:既然爱一个人,就不用在乎世俗的眼光。】  

         凝渊心绪有些不平静,“哈,不用在乎世俗的眼光?说的倒是容易…”幽幽叹了口气,随便聊了几句便下了游戏。

       “折磨自己的忠臣和小妹很有意思?”一旁書桌前的赤睛隨凝淵退出了遊戲,將電腦放到床頭櫃上后就躺到了床上閉眼休息。

        凝淵看著今天不用上班的赤睛,想著似乎兩人又恢復了兒時的親密不覺有些感慨。

        “只是有些無聊而已,一個遊戲,何必當真。”不急不慢的躺到赤睛旁邊,凝淵緩緩道“不如陪我玩個遊戲吧。”

        “……”赤睛搬來也快半年了,雖然凝淵的房間就在赤睛房間對門,但某人在他房間留宿也不是一次兩次。碩大的床,兩人各自一邊也還留得下一人的位置,所以赤睛並沒有說什麼。只不過某人每次在他身邊躺著的時候,赤睛眉頭總是皺著的就對了。

        “遊戲規則很簡單,單純的測試你的忍耐程度而已,你若是扛不住,就大膽的向我認輸吧。”凝淵用一隻手支著頭,側身看著面無表情的赤睛淺笑。

       “我輸了。”赤睛沒看他,依舊閉目養神。

        “哎~我還沒開始呢。恰睛,別這麼急著掃我的興。”凝淵揉了揉太陽穴

        “……”  

       “你說…你老是繃著張臉,不會覺得累麼?”凝淵一個翻身將赤睛壓到身下,凝淵垂落的長髮在赤睛臉上掃的癢癢的,赤睛便皺了眉頭。

        “玩夠了就起來做任務。”睜眼,瞪他

        “唉…恰睛啊,是不是你的生活裡除了工作吃飯和休息之外就別無他物了?”凝淵用指尖描摹著赤睛的眉眼,嘴角帶笑。

        “因為沒意義。”赤睛覺得凝淵只是無聊,乾脆繼續閉目養神,想來身上的人也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

        “恰睛啊…”凝淵似是在歎息,卻又不知道該歎息什麼。

        “……”閉目養神的赤睛感覺到襯衫的釦子被解開,但有些勞累的他自然是沒有理會自娛自樂的某人微微范涼的指尖滑過身下人白皙又修長的脖子,一路遊走到了緩緩起伏的胸前。

        “咦?”凝淵似是發現新大陸一般眼裡閃爍著激動之情。感受到一隻手在自己胸膛放著自然是很不舒服,赤睛睜開眼盯著身上的人道“你想幹什麼?”

        “我沒說麼?玩遊戲啊。”凝淵看著赤睛宛若星空一般的雙瞳,嘴角含笑。

        “……”赤睛懶得再與之理論,只是靜靜地看著身上的人那雙暗紅色的眼眸。兩人的距離漸漸縮短,直到唇齒相碰。

        看著面前這雙波瀾不驚的雙眼,凝淵的舌退出了那片芳香的領地,舌尖輕輕勾繪了一遍那人的唇形便依依不捨的離開。

        “恰睛不想向我認輸麼?”看著身下的人平靜卻透著些粉嫩的面容,凝淵一手把玩著雪色髮絲。

        “你覺得此舉有意義麼?”

        “你難道不覺得這是本能反應?”

        “你覺得我會信?”看著眼前的人一臉正經的胡說八道,赤睛有些不想再理會這人。

        凝淵俯下身來,低頭舔祗著赤睛鎖骨附近的龍鱗紋身道“不要亂動,讓我抱一會兒。”

        赤睛聞言便將推人的手停了下來,而凝淵則是將頭埋在赤睛的頸窩。

        “遊戲不玩了。我好累…”

        從頸窩傳來的熱度讓一向平靜如水的赤睛有些煩躁“那就去睡。”

        “恰睛你還真是薄情…”凝淵起身爬到了床的另一邊倒頭便睡,留給赤睛一個背影。

        “……薄情麼?”赤睛看了一眼某人的背影,喃喃自語了一句便睡了。

        接下來的幾個月里,兩人依舊是 一個話嘮戰任務一個語死早工作狂 的工作組合。回家後某人依舊以各種理由挑戰著赤睛的忍耐度極限,美名其曰『治面癱』

        經過咒董事放棄擔任遊戲NPC的用心經營下,終於成功的讓患有『瞬間性對某事物感兴趣與失兴趣綜合症』的兒子對做遊戲BOSS這件事上了心。

        不過好景不長,【魔王子】被各大NPC以及聞風前來的遊戲玩家們從火山擊落。

        凝淵煩躁的關上筆記本電腦將之甩到一邊,隨即躺到了一旁赤睛的腿上。“恰睛……我們輸了。”

        赤睛看著被凝淵的頭擠到一邊的電腦屏幕,無盡的火焰充斥著畫面,只有一條系統提示格外顯眼。【系統提示:世界BOSS被击败,系統將自動下載仙山副本,如點機取消,將取消下載並自動生成普通玩家重新進入遊戲。】

        赤睛點機了確定后將電腦放到了一邊,淡淡道“輸了。你的水放的得很徹底。”

        凝淵抬起一隻手撫摸著赤睛的臉,順著鬢角一路下來把玩著那潔白如雪的髮絲,“恰睛,你說…是不是死了,會比活著更有意義?”

        被凝淵牽著的手明顯一僵,赤睛看向凝淵那雙暗紅色的雙瞳隨即便愣住了,往日他那充滿魅惑卻不失玩味的眼眸如今卻深如潭水仿佛陷進去就再也逃不出來。

       “你累了,好好睡一覺吧。”赤睛有意的避開了那雙眼,卻引來那人輕笑。

       “哈,是啊,我累了…”凝淵一拉赤睛衣領,使他不得不彎下腰靠近凝淵。皺了眉剛想做出詢問的赤睛還沒張口,只見凝淵微微一抬頭吻上了他的唇,而另一隻手卻按著赤睛有意反抗的雙手。凝淵用舌尖描摹著赤睛的唇型,時不時用尖尖的虎牙啃咬著,直到一股血腥味彌漫開來凝淵才松了抓著赤睛衣領的手。“晚安。”

        赤睛舔去嘴唇上的鮮血靜靜地看著躺在自己腿上的男子,心中已是五味摻雜。幾層何時,這個狂妄自大的家伙開始不斷的惹禍上身?幾層何時,最怕麻煩的他無數次在遊戲裡做出不同往日的尋死任務?而自己又是何時發現,此次戰役明明可以逃出生天捲土重來,卻還是不閃不避,隨著功力的作用與他一起墜入岩漿?

        躺在他腿上的人呼吸漸漸平穩,眉目之間的防備也漸漸卸下,細看這人的容顏其實是柔和溫順的,並不像白天那般邪魅而又狷狂。想來自己從小到大都很少見到過他睡覺的樣子,每當自己起床去尋他,他總是剛好自床上坐起,一副很不爽的樣子看著自己。

        想起了兒時的事情,赤睛輕輕撫摸著凝淵的臉頰,又如蜻蜓點水一般在他的額上落下一吻。或許這是赤睛自認識凝淵以來的第一次主動表達自己的情感。你累了,我陪你。

        或許是擔心驚醒腿上的人,赤睛便坐著睡著了。

        被擊落到火山的赤睛醒來時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在夢裡,現實中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個叫做遊戲的程序,而自己與昏睡在身旁的魔王子有著許多比現在還要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剛想叫醒魔王子,卻被四周高溫噴出的岩漿燙傷了手,這種痛感雖然不至於讓赤睛叫出聲來,但也是疼的他冷汗直冒。

        正在此時,一旁昏睡的魔王子悠悠轉醒,見赤睛滿頭冷汗,便道“恰睛…你是吃了壞掉的西瓜才滿頭冷汗,還是被這裡的污穢灼傷?”

        赤睛沒有理會某羊的瘋言瘋語,只是發現這裡的岩漿含有一種特殊的火毒。若是在平時功力全盛時,這火毒可以被功體火屬性的人煉化,但如今不論是魔王子還是他赤睛 都是剛剛經過一場大戰的人,功體還沒有恢復自然是驅逐不了體內的火毒。

        “唔…”隨著火毒擾亂內息,赤睛有些支撐不住。一旁魔王子察覺異狀,將赤睛手腕扣在手裡號脈,片刻後魔王子一臉不悅道“吾的副體竟然被區區火毒搞得如此狼狽。”

        “……”

        魔王子手上一用力便將毫無防備的赤睛拽到了懷裡“現下唯一的方法便是吾替你煉化掉火毒。”

        話剛落,還沒待赤睛反應過來魔王子便已經俯唇欺上,不顧懷裡人的反抗,尖尖的虎牙來回摩擦使得空氣中透著一絲血腥味。

        鬆了口,魔王子盤腿坐到一邊,將唇邊屬於赤睛的血舔盡後便開始了調息。

        赤睛大口喘了喘氣,發覺筋脈似乎沒有了灼熱之感后有些疲憊的沉沉睡去。

        赤睛醒來後發現自己是躺在被窩裡的,一時有些沒回過神來,記得明明是在火山底療傷的事情難道是夢不成?

        坐起來抬手發現手上有著淺淺的紅色傷痕,但赤睛又記起前半夜一直坐在床邊被那人枕著腿直到現在還是酸的,而這種感覺不該是夢。更不可思議的是那人竟破天荒的起的比自己還要早,而且還在吃剛從微波爐里拿出來的烤麵包。

        “恰睛,你要是再不起床,你那偉大的哲理王子就要被餓死了……”某人一臉委屈的叼著麵包走進房間看著剛起床的赤睛。

        “………”

        似是看出赤睛有話要說,凝淵識趣的坐在床邊沒有講話。

        “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在夢裡,遊戲裡的是真的,而現實是夢……”

        凝淵靜靜地聽著赤睛平淡又簡練的描述,腦海裡卻想著是不是昨晚偷香有些過分,小火龍嘴唇都破了。

        “你說…到底哪一個才是夢?”赤睛將自己的問題問出來,但沒指望某羊能給出一個答案。

        “恰睛…周莊夢蝶不適合你。不過…”

        “不過?”赤睛有些好奇,平時連書都懶得碰的人竟然還知道用周莊夢蝶來解釋。

        凝淵欺身上前將赤睛抵在床板上低頭深吻,毫無防備的赤睛雙手被凝淵按住,直到快喘不上氣的時候他才鬆了口。嘴角上揚道“不過……不管那個是夢,那個是真。你,恰睛。永遠都是我的人。”


————End————

        終於完結了啊啊啊!!!

        撒花撒花!!!

        我知道雖然東西不多,但要知道讓一個直男寫BL文是多麼痛苦 你們就會理解我了😂😂

        有很多的不足歡迎來提出建議。

                                                       ——        作者阿魁。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