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魔赤】閃瞎單身狗[並不]/相愛相殺的日常

        其實從嚴格意義上來說,赤睛算是凝淵的私人管家,無奈被不爭氣的少爺拖入龍陽之好的深淵。今天也一如既往的上演著[語死早與面癱話嘮的愛情故事]

        (´・ᆺ・`)“恰睛…吾餓了。”某羊坐在王位上把玩著一節大腿骨。

        눈_ 눈“那就餓著”

        (ಥ_ಥ)“你忍心讓你的王子餓死?”

        눈_ 눈“……”赤睛默默走向御膳房[原諒我不知道魔界御膳房叫什麼,能理解就夠了。]

        凝淵丟掉手裡的玩物起身跟去了御膳房,到了門口則是依著門框看著裡面的情景。

        “王副。”下人們見一襲白衣,不用想也知道佛獄穿白衣的也只有赤睛。

        “嗯,我來吧。”

        “這……是。”見赤睛要親手做飯,下人們本想拒絕,但瞥見了依在門口的魔王子,只得應下。

        看著門內那忙碌的身影,嘴角微微勾起“赤睛公。”

        “別這麼叫我。”赤睛沒有回頭也知道只有那幺蛾子才會這麼叫自己。

        “恰睛真是上的了廳堂下的了廚房,變得了魔龍叫的了床。”一邊摟住那人的腰,一邊在他耳邊調侃。

        將手上的菜刀一把捅向身後的人,轉身還不忘將切好的菜扔到鍋裡。

        “啊,真是抱歉,吾說錯了。應該是……變得了魔龍噴的了火。”凝淵迅速鬆開了摟著赤睛的手,雙指夾住了桶過來的菜刀,雖然面上邪笑依然,但身後的衣袍早就被冷汗浸濕。

        “再瞎說話就餓死你算了。”赤睛一臉波瀾不驚

        “………”



#論惹毛老婆的後果#

#禍從口出是多麼有道理#

#自此之後幺蛾子睡了一個月地板#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