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纵斋神】悔

“如果我没遇见你,是否对你才是好。但那样的情境……也太遗憾了。注定我孤身,一人。”棋者独立竹林,脚边黄土诉说着不为人知的过往。

“接下来该怎么做?”讶异,自面前人淡紫色的眼眸中闪过,刀客面无表情的等着对方的安排,冷漠也从容。
“成为神机。”明明只有简简单单四个字,却偏偏沉重的险些说不出口,几曾何时,算尽天下的神机也会为了一个小小的东瀛刀客而心绪不宁了?
“好。”淡淡的语气,好似喝茶吃饭一般简单而不带情感。
“你……呃!”似是心血翻涌,又似是内伤复发,白发男子脚下不稳险些跌倒,却是陷进了一个略显冰冷的怀抱。
“养好伤再来找我帮忙。”一刀斋扯下身后披风扶他坐下,却是被一把环住脖子险些跌在他身上。
“……”对上这双略带愁丝的眼,神机笑的有些苦涩,原来他知道,原来他什么都知道。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走?
面前的人换了样貌,却依旧是那副宛若神明的心性,无情,狠绝。一刀斋觉得,现在能在他脸上看到有些自嘲表情,简直是天塌下来的意外。靠近了,竟是有些心疼。
常年练武的手说不上有多细腻,带有老茧的触感险险擦过自己的脸,将过长的刘海理到耳后,神机竟是不自觉的偏了头,将脸贴在了那人的手心。
意料之外的触碰,却没有意料之中的排斥,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一刀斋拇指滑过他的下唇,低头令额头相抵,亲昵也疏远。
“你没时间了。”片刻的暧昧被打破,神机淡紫色的眼恢复了让人看不透的深邃,俊美的面容依旧是不食烟火的冷漠。
“将你的湛然留机给我,演,就要像。”他说的认真,语气里有着让人不解的倔强。
看着手里的红雪十握,神机对着转身欲离去的刀客道“今晚,若你不嫌,纵横子煮茶恭候大驾。”

夜凉如水,棋者看着手中棋子久久不语。脚步声轻响,乱了棋者心中一汪清水。一枚棋子化光袭向来人,一刀斋运剑抵挡,不料一抹水色身影竟是欺身而上,后背猛地撞上枫树让他送了手里的剑皱了皱眉。
“一刀斋……”将人困在枫树与自己的臂弯之间,棋者眼里似是酝酿着暴风雨却又沉静的可怕。
“你想……”
未出口的疑问埋没在二人唇齿之间,纵横子一手环住他的腰,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似是要将人揉进自己体内,狂热而不舍。
双手抵在纵横子胸前,本想反抗这突如其来的侵犯,但一刀斋感受到了那人浓烈的不舍,随即淡然的接受了这有些伤风败俗的行为。
闭眼,不再看那双宛如深渊的眼,口中弥漫着茶水的甘甜。腰间一松,一刀斋猛然睁眼推开了压制着自己的人大口喘着气。
“抱歉。”
一声抱歉,棋者坐回了棋盘前,仿佛方才的一切并未发生。
一刀斋将腰绳重新绑好,走近那个几近满盘的棋局,风吹醒了布局的人,吹乱了一地落叶。
“我一定会打败你。”
“我等着那一天。”

“红叶一先……哈,哈哈哈哈哈哈”苦涩的笑回荡在竹林,棋者望向蔚蓝的天,这颜色,当真刺眼。
似是感受到了这份哀伤,天际之间渐渐阴沉,落下了丝丝细雨。

“纵横子啊纵横子,你知不知道,你最重要的人……也在你的棋盘上。”
伴着这雨声,耳边响起他虚弱的话语,似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红叶一先,舍得,为你……堕入炼狱。




(去年写的东西,想起没有搬运过来,就旧文混更吧)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