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吞袭】家有桃子精2

2   吾之所见,皆为表象

        自从昨日见到袭灭孩童模样之后,吞佛童子回到住处之后就很是苦恼,一来是知晓他原本模样便无法直视现下状况。二来是等到他真正修复车间的断层故障时,如果还是孩童样貌又该如何瞒天过海。再来就是他的实力是否真正如他所说毫无影响…
        心中盘算着时间,想来距离与九祸约定的期限还有个把个月,不论是试探也好,求证也罢,至少要确定袭灭天来如今这副模样不会对异度集团造成意料之外的麻烦。集团利益至上,是他吞佛童子不变的宗旨。

        “咔嚓”听到推门声,袭灭天来看着屏幕上的反光淡淡道“今日来的倒是早。”
        将手里的衣服递到他面前,吞佛瞥了一眼他脚上锁链,暗自赞叹匠人的技术,果然就算体型变了,也还是无法解除锁链的禁锢“换上吧。”
        “……”袭灭将身上过大的衣衫脱掉,换上他递来的衣物,理了理衣襟,一如往常的黑色系服饰,倒是袖口收拢的设计方便了不少“有心了”
      “碰巧罢了。”目光自他领口收回,吞佛回想着方才一瞥的景象,自肩膀蔓延至后背与胸口甚至延伸到小腹的黥玟与大大小小的伤疤横在白皙的皮肤上,但并无新伤与内息紊乱的迹象…会是刻意隐瞒实力减弱的事实,还是果真如此…
        “没看到想要的结果。”动了动手腕扭了扭脖子,骨节咔咔作响表明了久坐之实,淡漠又肯定的语气倒是让吞佛更摸不清他的状况。
        “吾只是想确定吾眼前所见并非事实而已。”吞佛垂眼负手静立一旁,却闻他轻笑
        “哈,是或不是,你我彼此彼此。”
        “魔者,汝这算是试探吗?”
        “那你又是不是在试探呢?”袭灭扭过身眨了眨眼,放缓了语气歪头看向吞佛
        “汝说呢?”看着眼前一副乖巧孩童模样的袭灭,吞佛心知他是何等身份,便只得淡道“吾之所见,皆为表象。”
        “…无趣”袭灭转回身在靠椅上坐好,一双红瞳淡然地盯着屏幕上的数据,仿佛方才那般天真孩童的模样只是幻觉
        “魔者今日可有何想吃的?”
        “玉米,杏鲍菇。”他一头灰发长长的披散在身后,抬手将鬓边垂落的发丝别到耳后“嗯…还要蔬果饭团。”
        “吾知晓了。”看着他的一头灰发,吞佛竟有些难得的犯了强迫症,却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想做便做吧…”自屏幕里看到静立一旁的人那快搅成包子褶的眉头,不用想都知道他想做什么
        “嗯。”淡定的上前手脚麻利的将他头发在脑后绑好,吞佛总算是满意的道了声告退便离开公司去买饭。
        摸了摸脑后的马尾,袭灭心中一叹,上次这傻徒弟给自己梳头,都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