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拒拆不逆,吞袭心头好

【吞袭】家有桃子精3

3   去你魔的,梦醒时分
        吞佛将手里的早餐递过去,抬眼便见他歪着头对自己眨了眨眼。
        “吾徒,吾也是骗你的。”低头看着紧贴在自己腹部的小手,功体被锁,内腑受创,喉中一股腥甜。
        “魔者汝果然…”看着拍向面门的手,吞佛脑中不断想着如何摆脱当前局面,却是始终不得解。

        猛然坐起,吞佛童子环顾四周,简单又熟悉不过的室内布局,是自己的房间。似是松了口气一般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吞佛起身下床倒了杯水喝,想起梦中景象,不由得有些心惊。
        “袭灭天来…吗…”
         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六点半,吞佛洗漱完换好衣服便出了门买早餐。

        对于马上就要面临考试的学生们来说,浮躁就成为了常态,尤其是在考试过后有个叫做假期的东西。
        但吞佛童子关心的却是这学期新调来的副班主任——袭灭天来。
        本以为所有的老师都会像好成绩磁铁一样不论有意或是无意,都会对成绩好的同学“区别对待”,但这新来的老师却是彻彻底底的一视同仁。而且始终一副“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的表情,这就让吞佛有些怀疑班里那个模范班集体的锦旗是不是假的。
        吞佛童子不是一个会以貌取人的人,这一点或许是因为他所在的班级里就没有不好看的。像班花玉蟾宫这样的都没有让他将目光停留两秒以上,但袭灭天来做到了。

        “吞佛童子,这就是你的答案?”自讲台行至吞佛座位旁边,袭灭将手里的书合上静静看着眼前的人,鬓边垂落的灰发衬出一丝慵懒之意。
         “若恩情与利益相冲突,自然是选择能将伤害降到最低的一方,师者认为有何不妥?”吞佛扭头看着身旁的人,淡扫一眼打量着,思索其话中含义。
        吞佛不得不说,袭灭天来的样貌倒是不输任何人,与隔壁班主任一步莲华相同却又因为面部刺青而多了些狠绝,一双暗红色的眼始终波澜不惊。这副模样,倒是让吞佛有些期待他出现其他的表情。
        “并无不妥,只是以为你可以回答出令我惊喜的答案,看来所谓优等班的优等生,也没有特别到哪里。”袭灭转身走回讲台,起手在黑板上写着板书,长发简单的束在脑后,脖间的刺青若有若无的显露出来,似是要掩藏却藏不住的过往。
        “能令师者惊喜,恐怕会变成惊吓吧”看了眼黑板上的内容,吞佛放下了手里的笔“这些逆天而行的言论说到底也只是无法认同隔壁班推行到各个班的班风罢了,半路杀出来的副班主任,你的目的怕是不单纯吧”
        “任何人的目的都不会太单纯,吞佛童子,你我彼此彼此。”停下了手里的笔,袭灭天来转过身浅笑“目前你们班主任今后的课,也有我代劳。”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