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夜迎风使用说明书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霹雳双秀走南北,不拆不逆
魔情天雷
画渣不怎么约稿毕竟丑,推荐去找神仙们约稿
雷点低,好好斟酌措辞再评论or勾搭
感谢粉丝不杀之恩

【同鷨】同生華發,共賞鉛華[四]無憂

        “你是?”躺在床上的玄同緩緩睜開了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陌生的面孔

        “秋粼香染衣。她在院子裡。”香染衣回了話便離開了。

        玄同回憶著在他昏迷時聽到紫鷨所說的那段話,最終還是決定去找香染衣問個明白。

        香染衣在秋粼閣執卷而立,一旁晴兒上前道“主人,玄同太子要見你。”

        “好端端的不去找紫鷨,見我作甚?讓他進來吧。” 香染衣聽到腳步聲后便道“森獄四太子為何事而來?”

         “我想知道紫鷨的現狀。”

         “你當初的傷勢嚴重性你可知曉?”

        “知曉”

        “紫鷨是繼承遠古金晶靈之力的最佳人選,當然她也可以拒絕。但是為了救你,她選擇了承受晶靈之力。詳情聽說……”

        “怎會這樣…”玄同聽後心中湧起莫名的情緒

        “她現在在院子裡吸收晶靈之力,趁她未完全改變之前,你還有機會。你…”在香染衣還未說完時,玄同已經離開。

        “唉…情之一物啊。”

        紫鷨聽到有腳步聲靠近,便睁开了眼起身“明太子…你…無恙否?”

         “我…”玄同一怔“…無礙”

         紫鷨走到他身前,想去摸他的臉,手伸到一半想想不妥,便又放下了。

         “無恙便好。”

         “鷨兒,我…”玄同想對她說些什麼,卻始終開不了口。到嘴邊卻成了一句“我要走了,妳…”

         “明太子…你還不明白麼…我…”

         玄同打斷紫鷨道“ 你的心意,我一直都知晓,但我有我要走的路,而这一路上,风险太多,我不愿你冒险。 ”

        “我不怕冒险!”紫鷨上前抱住玄同

        “我却无法再承受如同紫色余分一样的悲剧再发生,只要你一切安好,我便无忧。”

        “所以說,你对我的感情,只是因为我的大哥紫色余分的惨亡,让你对我有了愧疚?”

        “这确实是咱们相识的原由。”玄同將紫鷨推開,卻始終沒有將後半句說出口,只是原由。

        “你对我只是愧疚,没有其他?”紫鷨看著玄同那雙淺茶色的眸子

        玄同闻言,避開她的視線沉默不语。

         “你为何不敢回答我!”

         “……因为没回答的必要。”

        “呵…”紫鷨聽後冷笑著后退几步道“你知道吗,面对感情,你比我还要不勇敢,但结果却是太勇敢的那一方,受了伤害。”她卻不知臉上早已覆上淚水。“现在,我要捂着我的伤口逃离你了。明太子,啊,不对,是玄同太子,以后有一天,你一定会后悔今天的决定,而那时候的我,已经不会再为你难过。”語畢,紫鷨轉身離去。 玄同見此疾步而上,伸手欲抓,卻是抓了個空

        “我……”他犹豫着收手握拳,注视紫鷨离开,眼内映出的背影渐行渐远。随即香染衣从一旁走近道“你现在不追,就是永远的放弃了。因为当紫鷨将金晶灵的力量,全数溶入筋脉血肉之中,她将会日渐淡忘私人情感,时日一久,或许便会将你忘却。”

         玄同望著紫鷨離去的方向道“如果一切能忘了,那或许对她也是好事。”語畢,他便轉身離開。

         香染衣見此再次感歎道“唉,世间最难是情关”

         幾日之後,天堂森林洛神山,秋粼閣內,紫鷨坐在床上运功调息,一旁香染衣主仆静观着 香染衣道“一日方过,金晶灵之力已掌握半分,看来你心已有觉悟,假以时日,便能驾驭这股力量。”

        紫鷨淡淡道“我会勤于修炼。”

        “你既已承接了古老晶力,以后便是金晶灵之王,吾终能卸下肩头的重担,云游四海去了。”

        “不送。”

         “呵,鷨儿,保重。”香染衣道了別之後便帶著行李離開了。

         外出找尋漂鳥少年無果的玄同不禁想起可尋金晶靈一族幫忙,……鷨儿不知过的好吗?

        玄同抬头望向天际,“一只向往自由翱翔天空的鸟儿,因我而敛起了羽翼,这回见面,我该用什么心情面对她?”

         “啊,你说香染衣已外出,不知去向?”玄同來到秋粼閣

        晴兒回答道“是,所以没办法帮助四太子你了,真抱歉啊。”

         “那,鷨儿在吗?”

        “鷨儿还在练习驾驭金晶灵的力量,再加上她本身非晶灵族之人,没办法帮你啦。”

        “我只是想知晓她是否安好。”

        晴兒想了想道“鷨儿啊,她过得很好,越来越有一名先天人的感觉了。我有时候都要怀疑,她是不是上古金晶灵王的转世了,真的很有威仪,很令我刮目相看。相信再不用多久,她大概就能脱胎换骨,淡忘红尘一切了。”

         玄同略有些失落之感,只得回應“嗯……”

        “四太子你还有事吗?”

        “呃,没有,没事了!告辞。”

        在內閣修行的紫鷨聽到那熟悉的嗓音,雖是心中糾結萬分,但還是從內閣走了出來。

        玄同转身欲离去,忽有所感,回首却见紫鷨走出

        “嗯,是你!”

        紫鷨不願與他對視,只得將視線移開“知晓森狱玄同太子有事相求,紫鷨能力再不济,也要尽力一试。不知玄同欲求何事?”

        將漂鳥少年的事情解決後,玄同便離開了,晴兒見紫鷨欲言又止的樣子,只得無奈道“本想幫你解決這個難題,卻又讓你破功了,你啊…”

        “情之一物,若有這麼簡單……就好了。”

        幾月之餘,六王開天之事愈加緊張,閻王再次放出黑月,苦境百姓再造厄難。香染衣,晴兒,漂鳥少年難逃毒手。紫鷨也因此傷心欲絕。

        玄同向素還真告別後來到了紫鷨一行人的所在地。行至院中,只見紫鷨一襲藍衫而立。

        想起閻王殺害漂鳥少年的行徑,玄同便知紫鷨內心也必然不好過。“紫鷨…”

        紫鷨聽到這久違的聲音,內心的防線逐漸瓦解“我不會哭的,眼淚流下來,就表示我的心還不夠純粹修煉還不夠。這樣我的金晶靈力量就發不出來。我不能哭,我可以救他們的,只要我再強一點就好了…”

        玄同見紫鷨如此,心中隱隱作痛。他上前將這個傷心而又自責的女孩拉入自己的懷抱安慰道“他們的死不是你的錯。”

        紫鷨回到著期盼已久的懷抱,淚水終於情不自禁落了下來。

        “我說過,你若安好,我便無憂。”

                                        -End-


          身為一隻剛剛補劇到上闋31,而又剛好開學沒辦法繼續補劇的高三狗,我想說這個結局我個人並不是特別滿意。寫文的過程中,時時刻刻都怕把他們兩個寫崩,但又不希望是個悲傷的結局。無奈之下只能看圖透來完善屬於我無法補劇以及怕走向BE的這個缺陷。

        因為是第二次寫超過400字的文章,所以多多少少會有很多不盡人意的地方,等戰完高考,我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來鍛煉我的畫圖和寫文技術,所以到時候就請諸位道友捧場啦。【鞠躬】

        另外再說幾句題外話。身為要備戰高考的高三狗,無法補劇的苦衷想必大家都能了解。所以我在這裡有個不情之請,希望以後有什麼消息能夠艾特我一下,雖然不能及時看,但是閒暇之餘,或者說放假之後,看到這麼多條消息我能夠快速跟上大家的腳步。【星星眼】

      這裡本命魔王子,顏控一枚,墻頭眾多。因為知識面只停留在梟皇論戰.劍海彔還有創神篇上闋和各種安利,所以如果大家看到有關魔咩,魔赤,意琦,最九,南北,同鷨,素風,劍之初玉辭心,燹王啞女君權,國相 千玉屑 衣輕裘 赪首奎章,赮畢缽羅,弦非心,九靈澤,時間城主。的消息,請隨意大力瘋狂的艾特我吧!【鞠躬】

        在下呢稱:阿魁。閒暇時光90%的時間用來刷微博。微博ID:北斗星魁_夜迎風       5%的時間用來上QQ,號碼754712773[不寫備註者不加],2.5%的時間用來上百度貼吧,貼吧ID:Love支葵      剩下最後2.5%用來進行三次元活動。  

          以上。在下完成本次填坑任務以及高考死前遺言[←_←]。就此告辭,祝諸位道友玩的愉快!【鞠躬】

【同鷨】同生華發,共賞鉛華[三]涅槃

        “唔…這是?”紫鷨悠悠轉醒,映入眼簾的便是一處淡雅的房間。

        “你醒啦?”候在一旁的粉衣侍女見她要起身,便放下手中的熱茶水,連忙上前去扶。

        “多謝療傷與收留,我要去找明太子。”紫鷨拒絕了她的攙扶,搖搖晃晃的便要起身。卻忽聞一陣香風。

        “哈,你的明太子並無大礙。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養傷吧。”隨著一聲爽朗的笑聲,從門外走進一人。“是主人!”那侍女見此向紫鷨介紹。

        “紫鷨多謝…”

        “秋粼香染衣。晴兒。”香染衣向侍女使了個眼色,叫晴兒的侍女點了點頭便退下了。

        香染衣走向紫鷨,紫鷨打量著香染衣,暗金搭配著深褐色的衣衫,紅棕色的秀髮,言談舉止間的氣度。活脫脫就是一位俊俏的隱世公子。

        “你…你要幹什麼?”紫鷨見他越走越近,不禁緊張了起來。

        香染衣一愣,想了想現下自己喜好的穿著向來都是男裝,再加上性格的關係,被誤認做男性也是可以理解的。見紫鷨如此,便起了逗弄的心思。“幹什麼?你覺得我會幹什麼?”

        “你!呃…”紫鷨見他抓住自己的手,剛想呵斥,卻發現對方是為自己把脈,到嘴的話又咽了回去。

        香染衣將紫鷨的手放開,又到茶几邊為自己倒了杯茶邊喝邊道“你們紫家的姑娘是不是都天生體質不太好,還不能離開金縷衣太久?”

        “是啊,你是怎麼知道的?”

        “金縷衣本是我金晶靈一族的所有物,因某些機緣巧合便成為了你們紫家世代守護的聖物。也從某些方面改變了紫家女子的體質。而我嘛…是金晶靈一族的人必然知道這位事情。至於你那位情人嘛……”香染衣饒有興趣的看著紫鷨。

        “誰…誰和他是情人了!我…我們只是好朋友!他怎麼樣了?現在在哪?我要去看他。”紫鷨一聽有那人的消息,顯得稍微有點語無倫次。

        “我看你還是先養好傷吧,他的狀況可是有些不盡人意。到時候了別怪我沒提醒你。”香染衣自覺有些好笑,畢竟是孩子。提醒完後便起身離開。

        三日後,香染衣將紫鷨帶到了另一間房內“他體內真氣紊亂,內傷未愈又牽動舊傷復發。我已經幫他調理過了,能不能過這關要看他愈合的怎麼樣了。”香染衣交代了狀況便站到了一邊。紫鷨走到床邊,看著床上盤坐著的人輕喚“明太子…”

        “咳咳咳…咳…噗!”床上的人噴出一口鮮血,將本就鮮亮的紅衣染的更加艷麗。

        “明太子!這…這是怎麼一回事?”紫鷨看向一旁站立的香染衣,擔憂之意盡顯。

        “這嘛…”香染衣上前把脈,讓他在床上躺好才道“方才應是將淤血排出,內傷倒是好了七七八八,真氣功體也比之前好了很多,不需要太過擔心。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他遲遲不醒,卻不知是為何。若再有三天不醒,恐怕要另想他法了。”

        紫鷨忙問到“那…那可有什麼辦法讓他快點好起來?”

        香染衣看著她若有所思道“這…或許金晶靈之力可以將他喚醒,可是我並非完全擁有強大的金晶靈之力。或許…你可以救他。”

        “我?”

        “隨我來。”香染衣將紫鷨帶到了秋粼閣書房“你體內的變化想必你自己清楚,而這些事情,就要從金晶靈一族的密薪說起了………”

        “如此一來,想要救他你就要繼承金晶靈王之力。鳳凰涅槃,起死回生。但這樣的代價……你付得起麼?”

        “我……請你再給我一天考慮吧。”紫鷨有些失神,難道她與他只能成為這樣一個局面麼?

        夜如水,紫鷨悄悄走進那人所在的房間,輕手輕腳的走近他,坐在他的床邊,拉起他的手喃喃道“我原本想一直纏著你,總有一天你會將我放在心上。但現在……”她將頭靠在那人的胸口,淚水沾濕了那人的衣襟“我只希望你在參劍悟劍後的閒暇時光能夠想起我… 有時候它能為我變快一些… ”

        “你決定好了?”次日清晨,香染衣看見少女眼中的堅決,有些欣慰又有一些訝異。

        “我一定要救他,我們開始吧。”

        “……也好。”香染衣讓紫鷨盤坐在床上,用秘術將金晶靈之力源源不斷的傳入紫鷨體內。

        幾個時辰過後,受盡煎熬的紫鷨身上綻放出一道華光,一雙紫眼緩緩睜開。一襲藍衫映入眼簾。

        “恭喜妳已完全轉納了金解之能,承受住了古老晶靈之力。”香染衣見此恭賀道

        “嗯”紫鷨應聲點了點頭便向那人所在之處行去。

        “明太子…”紫鷨行至玄同床邊。

        “想要將他喚醒,需將晶靈之力凝聚,潛入他的腦海,將他的意識喚醒。”香染衣尾隨而至將方法告知紫鷨後便站到了一旁。

        紫鷨進入了一片黑暗,她集中註意力,慢慢的看到了那熟悉的紅衣正備受著煎熬。紫鷨見此心中焦急萬分,上前將玄同抱住。“明太子…這次就讓我來保護你。”

        “鷨兒!”就在紫鷨起身時,床上的玄同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紫鷨看著玄同,發現他還未醒,便將他的手放回了床上。

        “看他這樣,最晚明天就該醒了,妳不用擔心了”香染衣見此,向紫鷨解釋道。

        “如此…我便安心了。”


【同鷨】同生華發,共賞鉛華[二]相隨

        “鷨兒,你在嗎?”數月後的紫府再次迎來了那記憶中的一襲鮮紅身影。

        “大哥~呃…明…明太子?”一抹白色從屋中衝了出來,見到那一襲紅衣便生生停下了腳步。“咦?”紫鷨向那人身後看了看,又在院子里和紫府門口轉了轉,便向那人問到“明太子,你來了,那我大哥呢?”

        “鷨兒……我……”那人沒有直視紫鷨的雙眼,只是對視了一眼便匆匆移開視線。

        “哦?”紫鷨見他欲言又止,心中莫名的不安。為了壓抑這份異狀,便向那人調笑道“我說明太子啊,玄同太子啊,你不會是……瞞著我大哥偷偷來找我的吧?”

        玄同聞言一愣,眼中閃過意味不明的情緒。“鷨兒,我……你大哥他……唉,你隨我來吧。”玄同始終還是沒說出口,便帶著紫鷨來到了紫府外不遠處的一輛馬車旁。

        “這…”紫鷨見到馬車後一愣,便立馬跳上了馬車,玄同尾隨而上便見到紫鷨呆立在了一邊。“紫色餘分此行是因保我而死,我答應他會護妳周全。妳……”玄同想安慰她兩句,卻終是什麼都說不出口。“明太子……”紫鷨將榻上紫色餘分的手握在手心,她感受著那冰冷的溫度,望著紫色餘分那蒼白的面孔似是有些出神。“你知道嗎,大哥他口口聲聲說不會再放任我任性下去,可是每次我搖響鈴鐺……無論他在做什麼……就算是在天涯海角,他也會在第一時間趕回來。就算他知道我是在胡鬧,他還是會趕回來。哪怕是兇著教訓我,他也從來沒有打過我。”玄同靜靜地聽著女孩的描述,無悲無喜,語氣是輕飄飄的,仿佛一陣風就能將眼前的人吹走。

        “大哥他…從來…都是在我不知道的時候…悄悄地將我闖下的禍處理妥當…他…從來沒有和我說過…連一句再見也沒有說過。”少女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情感,淚水像泉水一樣盡數湧出,沾濕了一片衣襟,同樣也濕潤了榻上那人的眼角。

        紫鷨用衣袖抹去淚水,卻發現臉頰依舊濕潤。她起身向馬車外奔去,留給那車上的玄同一個漸行漸遠的背影。“鷨兒!”玄同見她越跑越遠,只得歎氣將馬車安頓好,再向遠處尋去。

        紫鷨感覺自己跑了很長時間,又好像沒有多久。但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 紫色餘分死了,他的大哥死了。那個愛她,寵她,放縱她的大哥死了。再也回不來了。

        她跑累了,找了一棵樹靠著坐了下來。不料此時竟下起了傾盆大雨。想著在以前,如果她在雨天還跑了這麼遠,總會有個人把自己找回去,嘴上說著自己的不是,卻會在回家後寒虛問暖。回憶伴著寒意像潮水般湧來,紫鷨將自己踡縮在一起。打在她身上的雨水忽然停了下來。她抬眼望去,只見玄同一襲紅衣,一把紙傘,靜靜地站在她的身旁,而他的衣衫已淋濕大半。“鷨兒…”

        又是這熟悉的稱呼,紫鷨起身撲到玄同的懷中,放聲大哭起來“嗚哇…啊…嗚…大哥啊!嗚…”

        玄同見此,只好環住她以表安慰。

        次日一早,紫鷨將紫色餘分的墓碑刻好,轉身便看到站在門外的玄同。“明太子,你要走了?”

        “我答應過紫色餘分要好好照顧你,可是江湖險惡…你是要跟我走,還是要留在這裡?”

        “哈,既然我大哥是為了保護你才離開的,那我身為他紫色餘分的妹妹,自然是要替他完成這項任務。像你這樣打傘還能將自己淋濕的人,叫我怎麼放心的下?還是有我跟著保護你的好。”紫鷨說完,不等玄同反應,便率先出了紫府。

        “……”玄同內心暗自歎了口氣,便轉身離開了紫府,走到了紫鷨前面。

        “明太子,我們接下來去哪?”

        “天堂森林。”

        数日後,二人來到了天堂森林,卻是走了兩個時辰仍無頭緒。

        “明太子,你難道不覺得這條路很眼熟嗎?”

        “我如果所料不錯,我們……應該是陷入五行陣了。”玄同觀察了四周片刻,最後無奈得出結論。

        “五行陣!?那怎麼辦?你可會破陣?”

        “不會。”玄同查看了一番,發現除了不遠處的涼亭以外,毫無頭緒。語畢便走向涼亭。

        “不會?那要怎麼辦,我們不會要困死在這裡了吧?”紫鷨跟上玄同的腳步走進了涼亭。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相聚,那便相敘”玄同在涼亭內坐了下來,目光註視著紫鷨道“目前沒辦法破陣,不如先在此休息,聊聊關於你……”

        “明太子?你怎麼了啊?”紫鷨見玄同臉色蒼白,不禁擔心道“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我沒事…”玄同強忍著體內的不適,冷汗早已淋濕了衣襟。“噗!”不料玄同竟是噴出一口血昏了過去。

        “明太子!唔…頭…好疼!”紫鷨想上前去扶玄同,沒想到自己竟然突然頭疼了起來,視線也漸漸模糊。後來竟也昏倒在地。

        百里之外的金縷瓊樓內,一人手持玲瓏心鏡淡淡一笑“啊呀呀,晴兒,今日天堂森林倒是有貴客來臨呢。”


【同鷨】同生華發,共賞鉛華。[一]初遇

        “鷨兒,我回來了。”紫色餘分清亮的嗓音傳進屋內,少女聞聲衝出了房間扑到那紫色身影的懷裡“大哥你可算是回來了!”

        “好了,正經點。來,這位是森獄四太子殿下。”“這位就是我的小妹,紫鷨,鷨兒。”紫色餘分將懷裡的某隻揪了出來,閃身讓到一邊給雙方坐著介紹。

        少女這才看見除了紫色餘分外,站在院中的另一人。她打量著他,而他卻只是看了她一眼便移開了視線。那人有著一頭火紅色的頭髮,由一兩條金色的金屬額飾隨意梳了一下,整齊的披散在身後。衣衫也是紅艷如火,唯有袖口和衣領衣襟處有白色絨毛做修飾,而祥雲暗紋則是烘托出了那人氣質上的高貴,也襯托出來他膚色的白皙。英挺的鼻,細長的眼,入鬢的眉。她不得不承認,這位太子生的很養眼。

        “鷨兒,快來見過太子。”紫色餘分見鷨兒遲遲沒反應,便提醒道。

        “哼,他說他是太子他就是太子了?我看呀,他倒是像一只猴子~”從來沒見過大哥對誰如此敬重,紫鷨用自己的方式表示不滿。

        “紫鷨!”“大哥你閉嘴聽我說完。”紫色餘分剛想勸說,卻被紫鷨堵了回去。“身為堂堂太子,身邊沒有侍從就算了……”紫鷨慢慢踱步到那人身邊,看了一眼紫色餘分身後的劍盒“竟然還讓我那如此敬重你的大哥給你背劍盒。你幹嘛不自己背?欺負我大哥算什麼本事”

        “你要是不想讓他背也可以。那就你來背。”那人的眼裡看不出什麼情緒,語氣也是淡淡的毫無波瀾。

        “好啊~”紫鷨眼中滑過一絲皎潔。“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但說無妨”那人一揮袖,示意紫鷨講下去。

        “這…太子啊,鷨兒她身體不好,背不了這麼重的劍盒的”

        “她既已答應,想來是有承擔後果的底氣”“是啊,大哥你就不用擔心我了。”那人有些意外的看相紫鷨。這可是和這丫頭見面之後第一次達成共識。

        “看我幹嘛,我可不是不講理的人。一人做事一人當,我會背劍盒,但你答應我的條件也不得反悔。”紫鷨走向劍盒又看向那人

        “我玄同從不做後悔之事。”

        原來他叫玄同。 紫鷨暗自記下了這個名字“明太子,你讓我背劍盒,那我的條件就是你背我。”

        “紫鷨!”紫色餘分再一次呵斥,玄同卻是一笑“無妨。”心道,這丫頭倒是有趣。

        紫鷨在紫色餘分的幫助下背上了劍盒,又走了兩步便把劍盒放下。“好了,劍盒我也背了,現在該你背我了。”

        玄同有些疑惑地看著紫鷨,紫鷨走到他身邊道“幹嘛?你讓我背劍盒又沒有說時間期限。現在該你背我了。”

        玄同心中有些無奈,到底還是小丫頭。便是蹲下了身將紫鷨背上,心中有些玩味,也想教訓一下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秉著這份心思,玄同施展輕功,用最快的速度向山林掠去。

        紫鷨只覺眼前景象入閃電一般向後退去,嚇得抱緊了玄同悶不做聲,玄同停在了一座山崖上,紫鷨卻不知何時昏了過去。玄同看了一眼昏睡在自己背後的少女,歎了口氣心想是不是做的有點過分了。無奈之下又急忙趕回了紫府。

        玄同將紫鷨交給了紫色餘分,自己便出身去尋菲菲想。

        待到紫鷨悠悠轉醒時,坐在床邊的是激動莫名的紫色餘分。“大哥?明太子呢?”

        “他給你找來了醫生之後,就一直在院子裡了。倒是你,不要總是拿自己的健康和四太子的信譽開玩笑。”

        紫鷨垂眼聽著紫色餘分的訓話,心裡卻在想  醫生是他找的,那肯定也是他送自己回來的。再看大哥對他的態度,想來是自己誤會他了。背劍盒的事,可能是大哥自願,而說不準 一直以來都是他在照顧大哥。看來他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壞。

        見紫色餘分還沒有停嘴之意,紫鷨回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下次不敢了。”

        紫色餘分見她破有誠意便停下了嘴。玄同見紫色餘分和紫鷨從屋裡出來,便從石凳上起身對紫鷨道“抱歉是我疏忽了。”

        紫鷨張了張嘴,道歉和感謝的話始終是說不出口,到頭來卻成了一句“看在你明太子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本小姐就大人不記小人過了~”紫鷨說完就有些後悔,可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是收不回來的。她也只好低頭不語。

        玄同倒是不怎麼在意,可紫色餘分但是有點哭笑不得。紫色餘分向紫鷨交代了幾句表明要離開。紫鷨偷偷看了一眼玄同的紅色身影,問紫色餘分“大哥,那你什麼時候回來看我?”

        “這嘛……一有空我就會回來陪你的”

        “那……明太子會一起回來看我嗎?”

        “四太子他……不一定會一起來。怎麼了?找他有事?”

        “誰…誰找他啊,我只是問問他會不會回來氣我,他不來我開心還來不及呢!”紫鷨掩蓋了眼中的失望,看向玄同,心中竟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他們二人走後,玄同對紫色餘分道“鷨兒倒是有趣。”

        紫色餘分道“有趣?是又任性又不讓人省心。”

        玄同望向天空喃喃自語“親情……在森獄是遙不可及的奢望。”

        紫府內,紫鷨也在望著天空,想著那頭如火一般的長髮,結實又令人心安的後背。她想,他一定會回來的吧?到時候…我又該說什麼呢?


偷個懶,先列個大綱。微博上說好的【同鷨】[用作提醒]

“鷨兒,快來見過太子。”          蘇州,紫府。

“既來之則安之,相聚,那便相敘。”          五行陣,常春林。

“鳳凰涅槃,起死回生。代價……你付得起麼?”      落神山,秋粼居 

“你若安好,我便無憂”        楓葉林,觀葉亭



嘛,大概就是四個階段。

年少時的初遇→後來的相伴→生死之間的抉擇【←_←什麼鬼→還沒想好的結局【喂!!


存檔,有好的建議和想法可以做評論或者微博圈我或者私信。【該沒寫怎麼評論啊喂!

微博ID:北斗星魁_夜迎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