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魁_夜迎風

夜迎风使用说明书
【布袋戲補劇中,主霹雳老剧,副金光,域界,圣侠,神魔,东离,救援团】
本命魔王子,缺舟一帆渡
本命cp魔赤,砚午,可偶尔拆绝不逆,吞袭心头好
霹雳双秀走南北,不拆不逆
魔情天雷
画渣不怎么约稿毕竟丑,推荐去找神仙们约稿
雷点低,好好斟酌措辞再评论or勾搭
感谢粉丝不杀之恩

就……试验一下……契合度……
动作和服装参考图2.3

【吞袭】家有桃子精(完结√)

11.终·恶之一字,有始无终

       听了他的话,吞佛默默将放在冰箱里的食材拿出来放到了厨房,并好心的把该洗的蔬果洗了,和工具一起整齐的摆在案板上。
       袭灭天来拎着小凳子进了厨房,熟练的切菜煮汤,皱着的眉逐渐舒缓,也算是对吞佛很有眼力的打下手的表现很满意。
       找布擦了擦手,转身跳下小凳子的袭灭天来一路小跑的去了卫生间,稚气未脱的嗓音听上去更像是在玩过家家“三分钟后你记得关火。”
       “……”看着一路小跑去卫生间的人,吞佛也是难得的在嘴边浮起了些许笑意,回身从冰箱里拿了个桃,洗干净后趁着袭灭天来回来之前解决掉。吞佛算着时间将灶台的火关掉,厨房里满是蔬菜汤的香味,好奇的往锅里看了眼,内心感慨孤身一人离家工作竟是有这种手艺,但这不爱吃荤的习惯可不怎么讨喜。
       一溜烟跑去解决了人生三急之一的袭灭天来,想到今晚的煲汤是素食就心情好到不行,自觉脚步轻快实则差点蹦着走的回到厨房,轻车熟路的站上小板凳,拿着和他尺寸实在不合的大汤勺搅了搅锅里的汤,茄香浓郁的飘在四周,盛了小半勺回身看着身后的人,觉得还是给他尝尝比较好,毕竟也帮了不少忙。
       “尝尝看。”
       看着蹦蹦哒哒回来的人,吞佛难免嘴角一抽,悄悄收了情绪,看着递来的一勺汤,虽然内心很怀疑却也没拒绝的抿了一小口,虽说谈不上有多么难以下咽,但对于无肉不欢的吞佛童子来说,这番茄口味的蔬菜汤实在是不是很合口。
       “我倒是没想到老师你还会做饭。”瞥了眼锅里的汤色,之前倒是在西餐厅见过罗宋汤,与锅里倒也没什么差别,只是这面前的锅里少了牛肉……
       “哈,你会有这种想法,看来给你留的题还不够多,多留些思考的余地,省的一脸意料之外。”转回身将锅里的汤搅了搅,见差不多了,袭灭跳下小板凳就去拿了碗,盛好了汤端去了餐厅。想着冰箱里还有几个牛角包,袭灭就又去厨房拌了些蔬果沙拉,开了冰箱拿了牛角包坐回餐桌,有一下没一下的拿叉子插着盘子里的菜叶,把要走去客厅看电视的人叫住。
       “饿了吧,过来坐。”
       “……”
       停了脚步,吞佛只一瞬就想了多种即将发生可能与对策,垂眼掩了心思,转身到他对面坐下。
       “老师有事情吗?”
       “你说是一步莲华请你去听课时送的软桃好吃,还是神不知鬼不觉让一个存在物体消失的脆桃好吃?”
       “软桃多汁,脆桃鲜美,各有各的好,口感其实不相上下,所以也不会有更胜一筹的答案。”
       抬眼看着努力严肃的袭灭天来,孩童体型的他有着一张并不是特别圆的桃子脸,但相比以往那副模样,如今倒可以说是非常的可爱了。吞佛一如既往地将多种情绪收敛的毫无破绽,看着对方的眼神也是认真又仿佛很诚恳,而是否有效就另当别论。
       “相比之软桃,脆桃更易保存,也更易察觉新鲜与否。而且也更容易掩盖果实香甜气息,你认为呢?”袭灭天来低头一勺一勺的慢慢喝着汤,将口中番茄下咽,抬眼看着面前的人“说吧,桃核扔哪了?”
       “桃子我的确是拿了……”
       “然后呢?”
       “我看那桃子霉了,就直接和家里的垃圾一起拿出去扔了。”
       “……”扭头看了看客厅与厨房的垃圾桶,的确是换了新的垃圾袋,又见他回答的坦然,只得作罢“知道了。”
       “老师还有事吗?”看他眉头又皱了起来,吞佛也没想着坦白从宽,一个桃子而已,也没什么。
       “没事了,该干吗干吗去。”觉得自己为了个桃子就兴师问罪的,似乎有些过于孩子气了,摆了摆手低头吃沙拉,袭灭余光瞥见总是习惯一身白衣的人去了客厅,摇摇头忘掉偷吃桃的怀疑,简单吃了饭就去厨房把碗筷洗了。
       吞佛童子看着在厨房跑来跑去的身影,回过头看着微博一条热门转发,图倒是没什么心意,无非是类似美食博主拍的点心一类,但内容却是吸引了他的目光。

       题目是和女友在一起的奇妙冒险记,文章开头就写了出门后第二天醒过来发现女友变成小孩子,而结尾描写却是变回来前的一个吻。
       吞佛童子皱紧了眉头,翻看着下面的评论,无非是羡慕以及祝福,而转发中也有说到被喜欢的人喜欢着,可能就可以破除一切怪事了吧。心烦意乱的退出了微博,手机里是之前偷拍的一张袭灭天来打球时的侧脸,汗水让鬓边几缕滑落的碎发贴在脸上,将侧脸的弧度和脸上的刺青勾出难以让人亲近的气息,但至少在某些事情上,他可不像表面这般难以相处。

       总算把一堆乱七八糟的杂事做完后,袭灭天来便去冰箱里拿了个桃去洗着吃,走回客厅看着吞佛一脸心情复杂的盯着手机屏幕,犹豫好奇心的驱使,挪了脚步凑到他身边,也只见他手指一滑就回到了主界面。
       “有心事?”
       吞佛扭头看着鼓着腮帮嚼桃子的人,沉思着组织了一番措辞,才认真的开了口“如果我有办法让老师恢复,还望老师配合。”
       “嗯?”闻言将嘴里桃子咽下,看着吞佛放到一边的手机,袭灭挑眉轻笑“你还真当童话故事一样的破解方法有用吗?”
       “如果不试试,你又怎么知道他没效果?”
       “……”
       看着面前的人低头沉思,吞佛也不出声打扰,孩童的模样竟让眼睫显得格外密长,随着一他思绪微颤,许久后,才见他抬头与自己对视“那就试吧。”
       吞佛童子抱起看似仅有四五岁的孩童,即使内心极具抗拒也还是皱了眉低头吻上那还残留着桃香的嘴。

       “吞佛童子,我真没想到,原来你对孩童也下得了手。”恢复正常体型的袭灭天来,虽是跨坐在吞佛身上,但眼里却满是嘲讽。
       “如果知其法而不为,这才是真的有问题,那样一来,我是无所谓,但如果假期一过,老师那副模样又该如何呢?”没有理会他眼里的情绪,吞佛倒是顺了他手上只咬了一口的桃子吃了起来“看来老师现在心情不错,那我也该吃点东西了。”
       “哈。”

       此事过了好多天之后,吞佛才无意间看到那条微博博主的一个转发内容,博主说,本来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后来因为那个吻才知道相互喜欢着对方,后来才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而每每袭灭站在吞佛身后俯身给他讲题的时候,都会吐槽一句“看来你挺喜欢玩师生。”

                                        【全文完】

年纪轻轻的竟然对你师尊起这种心思
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嘘……夜还很长

【吞袭】家有桃子精10

10.所有荒唐,因你而存

       “好……”
       心知此举意为刁难,但对于袭灭天来的脾气,吞佛童子还是默默应下这堆不可能半小时内做完的题。
       批完手上的一堆卷子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袭灭天来站在小板凳上伸了个懒腰却是一个没站稳,就见好不容易理好了的试卷因为他伸手一抓,随着他的倒地而犹如天女散花一般飘的到处都是。
       “……”
       扭头看着坐在卷子堆里气的鼓起腮帮的人,吞佛童子更是心情复杂的做不下题,只好起身帮他捡卷子
       坐起身揉了揉自己摔疼的屁股,一把将头上的卷子拽下来,想着他袭灭天来什么时候连伸个懒腰都能摔了,这一切反常似乎都是从住到吞佛童子家之后开始的。一想到这,看着吞佛过来帮忙捡卷子的袭灭天来就气都不打一处来,愣是气到不自觉的鼓了鼓腮帮。
       “你题都做完了吗就过来理卷子?”
       “……没有。”
       “没有还不快去做?你都会了?”
       “……”
       吞佛童子无奈之下只好回了座位做题,一眼瞥见题中一句博爱论,便想起考前那个梦中的孩童袭灭,扭过头看着他将满地的试卷整理好放在一边,想了想还是开口问了问
       “老师不考虑到网上找找解法吗?”
       “问出这个问题的你,让我不得不对你重新定义。”冷冷瞥了一眼不好好写作业的吞佛童子,袭灭天来将桌子收拾好,看了一眼表才记起来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写了多少了?”
       “还剩最后一道附加题。”
       闻言将手里的题册递给皱着个眉头的袭灭天来,吞佛想了想还是选择低头做题闭口不言。
       “……”虽说不大想接受变成孩童外表的样子,但袭灭天来想着事实如此,急也没用。于是批完了题的他还是决定上网上搜搜看有没有什么可用信息。
       三笔两笔将最后一道题做完,吞佛本来不想在这干坐着,但从刚才起就觉得旁边小孩…不是,旁边的袭灭天来视线不太对。
       “写完了?”
       “嗯,写完了。”
       把手里的答题纸递给袭灭天来,吞佛倒是瞥见了他手机上停留的页面内容——非自然现象吧-一觉醒来身体变小孩了怎么办?
       “嗯……”接过题纸看着,直到反复检查也实在是发现不出什么问题,袭灭天来这才将题纸和练习册放到一旁,恰巧盖住手机屏幕。
       “之前说过,一个小时写不完不许吃饭。所以你今天晚饭别吃了。”
       “你有心事?”看着他那张变作孩童的脸如今还是一副严肃的表情,吞佛想着要不是碍于身份,早就拿手机拍下来了。
       “你有方法?”不悦的看着明知故问的人,袭灭天来倒是懒得和他废话“没有就做你该做的事。”
       “变成小孩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既然会真实存在,那老师为什么不试试那些看起来荒唐却并不是没依据的行径?”避开了他那一双暗红色的大眼睛,吞佛皱着眉思考着这个怪异现象的缘由。
       “公主和王子凭着一个吻医死人肉白骨的凄美爱情故事吗?”
       “既然都这么写,或许有一定道理。”听着奶声奶气的嗓音说着满含嫌弃的话,吞佛童子本来就有些分散的注意力更是无法集中。
       “哦?看来你对童话故事还有一定见解。”
       抱臂来回打量着自己这个看似沉稳老实,实则心机深沉的学生,袭灭天来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倒是被他所说的话逗的勾了勾唇。
       “见解说不上,但对类似这种怪事,倒是闲来无事的时候有粗略翻看过相关的贴。”
       看着他眼睛快弯成月牙,吞佛童子想象得出若是他此时非是孩童形象又该是何种模样,只是现下看似可爱的笑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比如一觉睡醒发现和自己家的猫互换了身体,或者突然长出兽尾,再或者因相思吐花呕血之类的贴。”
       “你信?”
       “你不信?”
       若是放在以前,这种东西袭灭天来大概看都不想看,像写小说一样幻想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在生活中,可现在的身体状况使得他也不得不在这上面放了注意力。
       “解决方法呢?”
       “只知道花吐症的解决方法,其余无非顺其自然或者……”
       “或者?童话故事一样的深爱人的吻吗?”
       “老师的想法很点题。”
       “……”
       随口一提那最常见最俗套的剧情,袭灭天来倒也没想着这种无聊的戏码会在自己身上上演,收回了目光,将桌上的书本理好,将手机收进口袋里,转身跳下小板凳就出了房间。
       “……”看着小小的身影去了客厅,吞佛童子回过神看着手机上的一条帖子,默默关了网页跟了出去。
       出了房间伸手去够冰箱门的袭灭天来,现在心里郁闷的不行,本来是想出来做个晚饭吃,结果冰箱上层的食材都够不到,刚想去搬板凳,就见吞佛从房间里出来。
       “需要帮忙吗?”
       “……把蔬菜牛肉和鸡蛋拿出来放厨房吧。”

【吞袭】家有桃子精9

9.醒如噩梦,不如不醒

       本来该是美好假期的一个开始,虽说吞佛童子不是个爱睡懒觉的人,但被人拍醒实在是打破美好生活的一个开端。
       一睁眼,就见一个小男孩坐在自己身上啪叽啪叽的拍自己的脸,拍的还特疼,皱着眉一脸严肃又奶声奶气的抱怨着什么“吞佛童子,如果你的补课计划就是每天睡到七点半还不起床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卷盖铺去睡大街了。”
       皱了眉坐起身,吞佛意识还未完全清醒时便在想家里防盗措施做得很好,自然是不会有陌生人进家门,可这小男孩又是哪里来的?白白小脸上的花纹又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袭灭天来?”
       “做什么?既然醒了,那就去洗漱,吃了饭拿着书来找我。”
       吞佛童子看着从自己身上爬下床的小男孩,本就皱起来的眉头现在快要拧成包子褶,内心更是千万匹雪原狼在非洲草原和猎豹一起奔跑,可以说是相当混乱了。
       而看似淡定的袭灭天来其实内心也很郁闷,生物钟作祟让他不管多晚睡也能早早地就醒过来。当然今早也是如此被生物钟叫醒,不过袭灭天来倒是奇怪这次不像上次那般被某人折腾完之后的腰酸腿软,反而活力满满,对此袭灭自然是乐见的,但掀开被子要下床的时候却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艰难的爬下床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矮了不少,索性还能够到门把手,就搬了小凳子去洗手间照镜子。这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袭灭天来打死也不相信镜子里面带刺青的小男孩是自己。
       说来也奇怪,袭灭天来的记忆是从十八岁以后才开始的,也就是说他成年之前的记忆都是空白,所以他还真的没见过自己儿时的样子。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来接受这个自己体型变成孩童的事实,袭灭天来现在就是没来由的一肚子火,洗漱完之后去厨房烤个面包片都要搬凳子踩着,气的回房间就是对睡梦中的吞佛童子一顿打,想着今天要是他做不出自己出的题,那这个暑假他都没好果子吃。
       心情复杂的进洗手间洗漱,吞佛现在脑海中只能想到现在是在做梦的可能性,走到餐厅见到桌上的煎蛋面包和牛奶,就很心情复杂的坐下吃完,去厨房洗了碗筷才拿着书进了书房,看见站在小板凳上批改试卷的人,吞佛更是心情复杂的差点笑出声。
       听到脚步声,袭灭天来头也没回的抄起本练习册就冲着身后扔出去“把五十页之前圈出来的题做了,里面夹着张附加题也一起做出来,半个小时后我检查。”
       吞佛接了对着面门飞过来的练习册,翻了翻圈出来的题,好在对他来说不算太难,只是这加上附加题的三十多道题,半个小时的时间未免太过紧张,再加上理论题占多数,辩论过程更是来不及写。
       “相比这些题来说,你不认为你当下状况才是更该解决的问题吗?”走到桌边坐下,看着站在小板凳上的人,吞佛暗想着是不是要找玉蟾宫去做套衣服给他穿。
       终于接受体貌变小的事实后,袭灭天来想着浑身赤裸也不是个办法,只能翻了吞佛的柜子,寻了唯一件黑色体恤套上。这会儿穿着像睡袍一样的体恤站在小板凳上扭头看着一脸心情复杂的吞佛童子“这么说来你有办法?”
       “……没有。”
       “一个小时,写不完别吃饭继续写。”
       “……”
       吞佛童子此时觉得自己的老师似乎比九祸的教育方式更可怕,而且表现不好很可能会出人命。
       “两个小时要是再写不完…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吧?”
       “……知道。”
       说起袭灭天来的带班方式,虽然是题海战术偏多,但大多都是因材施教型教学,比如不务正业的玉蟾宫,袭灭天来总是会用这样或那样的奖励来激励她上进,当然,她虽然进步很快,但一次也没有拿到过奖励。而当结果与期望相差甚远的时候,袭灭天来就会开启暴力教学模式,比如上戒尺伺候,跑圈套餐或者减肥体验套餐一类。
       “嗯,写吧。”
       对吞佛来说,似乎假期心里计划中所谓的“二人世界”与现状相差甚远,甚至可以说是美梦变噩梦的开始,但对袭灭天来来说,培养一个今后可以帮到自己的得力助手着实不易,好在这假期还很长。
       “好……”

【吞袭】家有桃子精8

8.转瞬之间,心知肚明

【被吞好几次,于是决定换种方式】

https://m.weibo.cn/2262275025/4128722539309162

#兄妹向拉郎-善法天子&玉蟾宫

#同相心生

闻言奉命而征,离榻而行,眼前僧侣为敌,佛魔不容为理,掷珠而战,血染一方,却不料险险赶来为援之人,如镜而相。
掌风毫不留情攻向一旁僧侣,筋脉逆冲爆体而亡,血溅衣衫,再艳丽容貌,如今看来也尽显修罗恶相,俏舌舔过唇边腥红,对蓝衣之人起唇轻笑。

       “佛者,一别经年,可让麝姬好等。”

殿外杀伐之声传入耳畔,起身行至战场,但见红衣魔女一掌将那僧侣碎尸,怒从中来,闻言更是气急,起掌便攻向来人。

       “魔货孽障,休要胡言!”

回身错开逼来一掌,细纱绕腕,彩珠在手,与之拉开距离,眉宇间浮上一丝仇怨,朱唇开口轻叹,语气却似冰锥刺骨。

       “善法天子,若我为魔货孽障,你又为何呢?”

同出一源,同相而生,你悟三千众生,断情忘欲,与佛为伍,是为众生。我厌人无信,性本为恶,与魔同道,是为己欲。

       “相为心生,你我同相,言我魔障,那你呢?”

虽知此为魔言惑心,但同相之面却是唤起久远记忆,同相之缘,是孩童玩笑,一言普度众生,一言掌翻云雨。眼前僧侣横尸四周,魔女作为不容忽视,诛魔之心坚决,定神后更是上手极招。

      “本非恶相却甘入魔道为祸众生,若你真为当初玉蟾,善法天子更是该以己渡魔,伏诛吧魔女!”

本为扰乱战局,见目的已成,便不多做纠缠,善法一事实为意料之外,借极招余劲退走,闻言心下一阵冷笑。

       “本非恶相…哈哈哈,善法天子,为祸众生的人,是你们这些佛啊……”

嗜血剥皮,对镜梳妆,褪戎装,着素裙,挽金发盘髻,掩魔氛围身,素手起,环佩响。
抚发含笑,眼带秋水,轻叹皮相至极却无人赏皮后本相。

       “取凡女之相,掩去一身魔气,是善相为人,亦断同相之扰,呵,佛啊。”

#哥,我看上袭灭天来了

虽是不愿于这炎炎夏日披着人皮肆意奔走,但到底还是身负要务,却料不到会在回魔界的路上遇见他,平静心情被打乱,思绪乱成麻。

       “大师一人在此,不知是有何指教?”

想着自己早已以秘法覆上凡女人皮,掩盖了一身魔气,到还算精妙的伪装,所以大可不必担心被发现,只是时间紧迫,便草草收了捉弄人的心思。

       “若无他事便请大师借道。”

虽是不愿无故拦路,但心下熟悉感与疑心愈演愈烈,无奈之下只得开口询问,对于面前女子伤风败俗的装扮,善法天子也只好皱眉看向他处全当不见为净。

       “女施主可知此乃通往魔城必经之路。”

闻言一怔,见他目光有意回避,便行至他面前轻笑回语

       “兄长不是明知故问吗,才几日不见,便不认得小妹了啊?这魔城呢,我是一定要去的,不然怎好去见圣尊者的莲华恶体袭灭天来,想他必是比一步莲华懂得何为人心所欲。”

见人开口便唤自己为兄长,本欲呵斥,却感不到一丝魔气,忆起几日前同相而生的玉蟾宫,心中讶异,若魔气可压制或以圣气净化,倒不失挽回恶果之法。

       “袭灭天来生来为魔无可救药。念你吾同源,速与吾回万圣岩,濯去一身魔氛,莫再与伊牵连!”

见其模样,心下一冷,索性转身便走

       “袭灭天来生来为魔又有何错?你们佛还不如魔,皆为无情之徒!”

       “玉蟾宫!!休再执迷不悟!!”

       “魔乃人之极象,大喜大悲,大爱大恨,爱恨嗔痴,是欲念作祟,为欲念独钟。顺心而行,何错之有?”